返回

被强制受孕短篇合集_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新作]把女儿献给老公—郁苹(郁苹抹着沐浴R(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影院YY


御宅屋排行榜

被强制受孕短篇合集_高h 作者:CoCo小姐

    被强制受孕短篇合集_高h 作者:CoCo小姐

    郁苹19岁阿国37岁我45岁=============================================深夜中,一盏昏h的灯点亮了黑暗,我怒气冲冲拿着第二任丈夫阿国的手机,质问着他里头为何有他和其他nv子的亲密合照,阿国半倚在床上,一副无所谓地样子喝着刚泡好的茶,说: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必再多说什么,要离婚就离婚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离婚了!

    阿国对着已经火冒三丈的我,说出这样残忍的话,我伸手捶打他,难过他如此贬低我的人格,也不想想他今天优渥的生活是谁提供给他的!

    今年45岁在保险公司担任经理的我,在事业上是个nv强人,可婚姻的道路却走得崎岖,五年前我和前夫协议离婚,隔年带着当时15岁的nv儿郁苹改嫁了小我八岁,幽默风趣的阿国,原以为这年轻小伙子会是我迟来的真ai,可没想到他竟敢背叛我,还给我找到了证据。

    为什么要出去玩nv人!

    你嫌我老是不是!

    你嫌我老是不是!

    你住在我的房子还好意思出去玩nv人!

    我的心口淌血,抓起阿国的衣领前后摇晃着,激烈的动作让阿国手上的茶杯清脆的碎裂在地上,经过连番的责骂、捶打,阿国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起身抓住我的头发,一个巴掌朝我挥来,啪!

    接着,傲慢地大吼:要我不出去玩nv人?

    可以啊!

    你让郁苹来服侍我啊!

    听到这句话,我的脸se瞬间变得苍白,大声阻止他:你不要碰我nv儿!

    我们两人正在拉拉扯扯之际,门外传来郁苹关心的话语:妈、叔叔,你们怎么了?

    有话好好说,那么晚了不要吵架好吗?

    为了不在nv儿面前失态,我强忍怒火冷静下来瞪了瞪阿国,转身走出房间,郁苹木然地站在门外,无言的让了路,她的眼里满是担忧,长长的睫毛含着泪水搧动着。

    叔叔,,,为什么又打我妈?

    郁苹邹着眉,看了眼那个躺在床上,一脸不在乎,吃里扒外的贱男人,妈我拿冰块给您冰敷郁苹追了上来,一阵忙碌。

    我没事。

    我沙哑的低语,闭起眼滚了滚酸涩的眼眸,握住了郁苹的手,郁苹,你,,,你都听见了吗?

    郁苹转头看着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对我的心疼与不舍,她默默的点了点头,sh润的眼眶落下泪来,这不是郁苹第一次为了阿国打我而哭,最近一次还曾因为阿国t0ukui郁苹洗澡,被我喝斥后,气急败坏欧打我一顿。

    几年来阿国对我的打骂不停歇,或许你会问我,这种会打nv人的男人有什么好?

    但,ai到了又能怎么办,分手有那么容易?

    每每他对我打骂完,总会t贴的和我进行床头吵床尾合的标准流程——床尾合!

    是的,维持我和阿国这段孽缘的方式,就是建立在x关系上,虽然我是nv强人,但我也是nv人,nv人是需要xa滋润的,一般年轻小伙子b较不愿意和年纪大的nv人交往,而年轻力壮的阿国却可以,他可以满足我的x需求,所以日子久了,打骂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轻抚着nv儿的脸,温柔的说:郁苹,什么都不要想。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明白吗?

    妈……郁苹忽然声音哽咽起来,下一秒,就扑进了我怀里号啕大哭。

    妈……是不是,是不是我让阿国叔叔上,他就会对你好?

    老实说,今天发生的事,不是第一次了,我清楚地明白阿国对郁苹虎视眈眈,郁苹自己也b谁都清楚,就拿近期发生的事来说吧,阿国不但会t0ukui郁苹洗澡,甚至还在和我行房时,要求我穿上郁苹高中时期的学生制服,供他幻想yy,他说看到学生服上的姓名缝线,嘴里喊着郁苹的名字,就好像他真的在和郁苹x1ngjia0ei。

    原本我只当做这是一时的情趣,没想到阿国现在愈来愈得寸进尺,好几次对我提出了他希望真实c郁苹的想法,要我说服郁苹和他x1ngjia0ei,因此我们又吵了几次架。

    久而久之,我发觉自己似乎被这议题给麻痹了,起初阿国提出这想法时,我对他大打出手,而现在只是口头回绝,有时经不起阿国的打骂和无理要求,我甚至萌生过顺从阿国的想法——让郁苹取悦他!

    做妻子、做母亲的我虽然希望藉此可以家庭和谐,却又不曾,也不敢询问nv儿,生怕刺激她,让她更伤心难过。

    而这次郁苹在我怀里号啕大哭,问到:妈……是不是,是不是我让阿国叔叔上,他就会对你好?

    妈……是不是,是不是我让阿国叔叔上,他就会对你好?

    这句话在我脑海中缭绕着,或许做为一个母亲应该导正孩子的错误观念,对她说:不,不是这样的!

    可,可我没这么做,郁苹主动提起的这句话,反而让我有种开启希望之门的感觉,长久以来说不出口的话,由她自己亲口说出是再好不过的,于是我默默地点点头,自然而然的把情况告诉了nv儿:郁苹,,,妈老了,,,没办法满足阿国叔叔,,,所以他背着妈出去偷吃,,,郁苹,,,妈老了,,,就这么一个男人可以依靠,,,郁苹,,,你,,,你可不可以帮妈留住他!

    郁苹,,,你,,,你不是处nv了吧?

    不是的话,帮妈个忙好吗?

    我的话让郁苹竖起耳朵倾听,在经过今晚的吵闹之后,郁苹会如何回答呢?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真的想不出办法来让阿国留在我身边,郁苹失神地看了我3分钟,露出一个b哭还难看的笑,看着母亲我为情难过,孝顺的她当然会出一分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