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袖妖妖 - 1914954 宝妻嫁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宝妻嫁到 作者:半袖妖妖

    秋风瑟瑟,郡王府的府院当中添了一地落叶,更显寂寥。

    喜童此时早已经和翠环成亲了,紫玉也在顾莲池的授意下赶去了临水城,一早下朝回来,更觉无所事事,绷着的一根筋一旦松下来,整个人都颓废起来。

    顾莲池站在莲花池边上,喜童抱着他侄子一边玩着。

    翠环拿着一件薄薄的斗篷走过来福了一福身:“大公子,秋风凉了,披上点吧。”

    的确,池边凉意更浓,水面上的莲叶也散落得到处都是,在这个地方一站,能想起太多关于宝儿的事情,他披上斗篷,转身走回书房。天快黑的时候,赵奚命人来请,顾莲池欣然前往。

    许是太孤寂了,近日以来朝中渐渐稳,各方势力都急着拉拢人,邀约不断。

    赵家也是,借着赵奚兄妹二人更是重新弄了个什么诗社,日日来请,平时都不屑前往的,衣服也不用换了,让喜童安排人套车,这就带着他上了车。

    夜幕降临,赵家的大门前竟也有几辆先到的马车了。

    顾莲池趴在窗口看见,拿着九连环摆弄一会儿才是下车,赵家的小厮早就进去通报了,赵奚先是迎了出来,到门口便是笑脸相对:“大公子能够来我们赵家,可真是令为兄又惊又喜啊!”

    喜童小心给顾莲池的披风抱在怀里,二人跟着赵奚走进赵家大门,直奔后院。

    长廊上已经有嬉笑声了,亭子里是高高吊起的几盏灯,照着几个少男少女,赵奚走在前面,脚步匆匆,到了长廊的一头他忽然往横栏上快走两步,也不知那靠坐着谁,被他一推还不耐烦地打了他两下。

    喜童在后面拽了顾莲池一下:“好像是公主。”

    管她是谁呢,顾莲池缓步走近,赵奚正扶着一个人,让她好生靠在圆柱上面。

    他在她手里抢下一个酒壶,随手放置一边,推着她的肩头,语气略急:“谁跟着你过来的,人呢?我让人送你回去?可不能再喝酒了,顾着身子要紧。”

    果然是李静,顾莲池顿足。

    她靠在柱子上不耐地拂开赵奚:“行了,刚才喝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喝完了过来啰嗦个没完。”

    赵奚倒是好脾气,只管在她边上哄着她:“不是去接莲池了么,一会儿你见了他可不要再骂他了,今天……”

    他站直身体,一回头发现顾莲池就在身边,顿时尴尬地笑笑。

    李静整个人都在暗处,更是冷笑出声:“说笑话呢,顾莲池能来你这地方?”

    顾莲池随即嗤笑出声,走过她的身边:“怎么,这地方你来得我来不得?”

    李静:“……”

    她还不敢置信地瞪着顾莲池的背影,一时没站稳还差点摔倒,赵奚连忙伸手将她扶住:“小心点。”

    他一点避讳,单臂还拥着她。

    二人之间有着微妙地暧·昧,李静却是烫到一般推开了他:“别碰我。”

    说着大步追上了顾莲池,直进了亭子。

    亭子当中已经有几个人了,当中一个石桌子上面摆着酒和干果,一个石桌子上面摆着墨宝,顾莲池姗姗来迟,却是很显然格格不入,径自坐了过去,一下子周围就全安静了下来。

    李静快步上前,浑身的不自在:“顾莲池,你来干什么!”

    顾莲池眼角一扬,眸色淡淡:“我不能来?”

    她到了他的面前,故作镇定:“你好歹是个男人,就不能不在我心头上捅刀子吗?既说了势不两立,又何苦来招惹我呢!非得要把我逼死了你才能安心是吗?”

    他挑眉:“公主言重了,从来都是公主逼死尔等,尔等何曾还敢逼迫公主什么。”

    李静本来就是心中有愧,最近因着迁怒于顾莲池更是无中生有说了不少他的坏话,本来以为他顾及自己公主身份忍气吞声了,此时见着他就以为分明是奔着她来的,是又羞又愧:“你放屁!你就能欺负我!”

    公主这么一嚷嚷,赵敏马上过来相劝,可她们两个人从来都不对付,李静只一把将她推开,气呼呼地看着顾莲池,借着酒劲混闹地还要上前来打他。

    她心中对他的不满是由来已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