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微蓝 - 1913658 穿成老鸨肿么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成老鸨肿么破 作者:一抹微蓝

    ∴白羽≈唐兴楠那个猪头……

    某人瞬间感觉头顶上一群乌鸦嘎嘎地飞过……

    “啊,对了!记得洗干净点,这小孩伤口太多易感染,最好包扎完之前你就在给我在外面安安分分呆着吧!”

    本就情绪低落飘忽着走到房门口的白羽听到周未然无情地扔过来这句话,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

    白羽走后,房间里顿时冷清了许多,周未然熟练地打开一卷插满银针的黑色布帛,挑出细而短的一根在微晃的烛火上轻捻着烤了片刻,直到细细的哔啵声回荡开来,这才启唇低语:

    “已经随你的意支开他了,现下可以开始了吧……”

    白苍奇微微颔首,有些艰难地翻过身,精壮纤瘦、肌理分明的背上赫然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长约十公分,由左肩拖至蝴蝶谷,皮肉外翻,极为狰狞,甚至连见惯血腥场面的周未然都忍不住蹙眉。

    “这种药有镇痛作用,吃下去会好一点……缝针的过程比你受这伤要痛得多!”

    白苍奇神色平淡,没有去接周未然手里的药,保持趴着的姿势冷冷地开了口:

    “不用了,我要清醒地记住这一切,况且,疼痛能提醒我——我还活着。”

    周未然哑口无言,从刚刚他就觉得这孩子很不简单,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包括这一身伤都让他很意外。当然,出于医者的基本素养,他不着痕迹地克制住了刨根问底的冲动。

    此刻凝神注视着眼前人脸上浮现的、与他年纪完全不符的深沉之色,周未然脑海中不由自主地翻腾起一个莫名的念头:

    ……会把他当个孩子来对待的,大概只有他那个单纯的兄长了。

    (今天骑山地车摔了,估计明天码不了字了,右手疼得厉害,这是最后一点存稿,作为道歉奉上了)

    第十四章 达成一致 (2115字)

    纷乱的思绪并未影响周未然接下来的动作,白皙修长的手指紧捏着一枚银针在伤口周围灵活翻飞,裂开的伤口不断溢出大量的鲜血,染透了他的双手,刺目的血红色掩盖下,嫩肉外翻的口子在细线的作用下渐渐自下而上合起,紧密到一丝缝隙也无,擦干碍眼的血渍,那整齐有致的缝合线显示出周未然那刺绣般娴熟精巧的手法,近乎完美。

    洗净污血斑斑的双手,周未然剪出一长段白纱布细致地为他包扎,白苍奇闷声不响,整个人已被汗水浸透,面色苍白得近乎透明,身体还在下意识痉挛着。周未然神色极为复杂,有些怜惜、但更多的是不可思议,夹杂着些许无奈。

    从缝合伤口的表现来看,这孩子并非逞强,倒是意志极为坚毅,即使痛到快要晕厥,还在强行克制自己不动,除了偶尔压抑不住的呻吟和闷哼,没有一丝示弱之举,哪怕手腕已经被咬得鲜血淋漓……

    “何必呢,我不认为一味地忍着对你有什么好处。”周未然换了根木棍给他咬着,解救出他嘴里伤痕累累的手。

    白苍奇双眼涣散,紧攥着床褥的左手青筋突起、骨节发白,艳红凉薄的嘴唇哆嗦不已,眼神却依然倔强。

    摇了摇头不再开口,给对方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抹完伤药,周未然收拾了一番便走出了里间。

    再说外间的白羽,早把脸上打理干净的他碍着一身已然看不出原色的脏衣,愣是没敢进去,像个没头没脑的苍蝇似的在门口乱转。现下一见周未然出来身影一晃便扑了上去,等候多时让他焦急得有些上火,说话也不甚利索。

    “他、他、他没事吧,怎么这么久才好。”

    “你那弟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对自己够狠呐,”周未然毫不掩饰探究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白羽,“真看不出你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行了,可以进去看他了!”

    白羽勉强笑了笑,心想这人眼光还真毒辣,拱手做了个揖以示感谢,接着疾步走入了房间。

    小孩儿正安安静静地趴在柔软的被褥上,白色的纱布渗着血几乎布满全身,他的脸埋进了睡枕,一头墨发泛着水光似是被汗水浸透,粘成一缕缕披散在背上。

    白羽打了盆干净的温水给他细细擦洗了下背上完好的皮肤,待翻过身子这才看见小孩那褪尽了血色的脸,干裂嘴唇上丝丝鲜血衬着那小脸愈显惨白。

    “我操!姓周的对你做了什么了,这状况怎么比之前还遭!”白羽震惊之余,下意识爆了粗口。

    换了仰面姿势的小孩似乎牵扯到了伤口,浑身肌肉一抽一抽地紧缩着,专注的目光意味不明,直直黏在白羽脸上,竟让白羽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来,先喝、喝点水。”避开小孩儿的目光,白羽端了杯水递到他唇边,结结巴巴地开口。

    小孩儿却不领情,漠然地别开了脸,鸟都不鸟他,白羽吃瘪,作叉腰状蓄势:

    “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名义上的弟弟!……给点面子嘛!”

    “呵,不过是你心血来潮胡诌的而已,你会把我一个不相干的人当成弟弟来对待么!”小孩儿冷笑,白羽却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异样。

    “你……你是不是,嗯,你家里人还好吗?”白羽鼓起勇气弱弱地问了一句,之前就感觉不对劲,救了他之后根本没听他提起过父母,按道理一个孩子遭遇了这些,首先想到的该是他的家人才对……除非……他是孤儿,或者……

    “死了……他们都死了,你不会忘了我被追杀的情景吧……怎么不说话,怕我会连累你?”

    小孩处于变声期,稚气的嗓音带着些许沙哑,说出的话却很冷,几乎能冷到人骨子里,深谙处世之道的白羽当然不会蠢到去揭人家伤疤,他避开了这个微妙的话题。

    “苍奇,那么若你愿意,今后就是我弟弟了,……也很抱歉你得暂时放弃另一个身份,原因么,我想你比我清楚,至少在足够强大之前,得先学会韬光养晦,避其锋芒。”

    首次见到白羽如此严肃正经的表情,白苍奇微微愣了愣神,不得不承认,认真起来的他真的很耀眼,莫名地让人信服。可这又怎样呢?众生百态,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又能分得清,又何必分得清。

    白苍奇笑了笑,嘲弄之意分明:“人这种东西最无常,不必对我承诺什么、告诫什么,你没这个资格,我也不需要。”

    “我们现在难道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为何要吝惜这么一点信任,还是说……你不敢,你怕了!”

    “……我不否认你的激将法很有用,但是如果你背叛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玉石俱焚!”

    白苍奇回话倒是镇定,一双黑眸却是酝酿着暴风骤雨,极其危险。

    白羽从刚刚就一直躲开了他的眼神,自是没受影响,不过是认为这孩子小小年纪有此遭遇,个性会偏激点实属正常,本性倒是绝非大恶之徒,自然极为配合地应了声,天知道他装深沉装的有多累,偏偏这小孩儿还就吃这套!

    “我不强求你告诉我你过往的一切,我希望你做任何事都能三思而后行。”

    白苍奇动了动快要僵硬的身体,似笑非笑地打量了他一眼,微微上挑的眉眼赤裸裸地透射着傲娇与不屑。

    白羽:你TM敢鄙视得再明显一点么!

    “我还有话和周大夫谈,你先歇着吧。”

    咬着牙挤出这句话,白羽很是不爽地拍拍屁股走人了,没有察觉到胶着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瞬间变得幽深。

    (厚脸皮的作者:求收藏,求包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