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微蓝 - 1913657 穿成老鸨肿么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成老鸨肿么破 作者:一抹微蓝

    就在白羽准备大显身手的时候,现实无情地打击了他,由于蹲久了酸麻的双腿抖得厉害,再加上白羽忽略了现在他也只是一个不比小孩儿大多少的少年……

    所以抱着小孩儿蹲在地上的他一发力……根本就没起得来!

    (╮(╯▽╰)╭)

    “咳,咳,刚刚那是预备动作啊”白羽镇定地看着小孩儿疑惑的眼神毫不害臊地瞎掰。

    小孩儿没说话,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平淡地扫了眼白羽下半身。

    不蒸馒头争口气,瞬间白羽那沉寂多时的小宇宙再次爆发了,只见他面色紧绷,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而后咬牙呐喊:

    “一、二、三……起!”

    下面我宣布,对于此次结果:

    文艺点的评价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委婉点的评价是:白羽的屁股和地面来了个亲密友好的会晤。

    直接点的评价是:他还是米有起得来……

    果断面子丢大了!白羽暗道不好,憋红了一张俏脸悻悻地辩解:“其实吧,我就是突然觉得这姿势不好看,想换一个,不如,你趴我背上吧……”

    小孩儿撇了撇嘴,一脸嫌弃的表情……

    白羽自我安慰:一定是我眼花了……

    夜阑人静,月朗星稀,狭小冷清的胡同小巷传出了沉重拖沓的脚步声,朦胧月色中只有一个瘦弱的人影负着另一个小人坚定而又缓慢地向着未知的方向走去;与此同时,他们身后不远处,一个身形如鬼魅般的蒙面人轻巧地落在胡同内倒地的黑衣人身旁,摸索过他的脖颈,准确无比地拔出了一枚细小尖亮的银针,而后极快地施展身法隐匿与夜色之中……

    第十三章 苍奇治伤 (2736字)

    “叩叩叩……”好不容易背着小孩走到周未然住处的白羽紧靠在结实的木门上平复了一下急促沉重的呼吸,便抬手敲了敲近在咫尺的大门。

    “呼,呼……怎么没人?大半夜不在家出去鬼混了么!呼……”隔了很长时间还没听到动静的白羽有些抓狂了,大口喘着气恶劣地投诉,汗水湿透了轻衫,粘糊糊地贴在身上极不舒服,白羽一手扒着门前铁环,一手还得托着背上小孩的屁股防止他下滑,根本腾不出手来整理自己。

    “你……真弱!”小孩伸手胡乱给他抹了一把汗,傲娇的吐词狠狠打击了他脆弱的自尊心。

    白羽头抵着门无力反驳,朝着虚空翻了个白眼:

    汗是抹掉了,可余下一脸血啊有木有!……亲爱的,你那血肉模糊的小手是有多凶残啊,还不如别擦呢!

    耐着性子趴在门上又等了片刻,依然半点动静都没有,白羽苦着脸都准备回家洗洗睡了,眼前的木门却猝然大开。

    不过……白羽那一颗喜出望外的心还来不及扑腾下,倚在门上的重量就落了个空,来不及反应的他自然狠狠摔到了地上,背上还压着个不比他轻多少的小孩,再加上一脸的血污……那情景要多惨烈有多惨烈!

    大半夜睡梦正酣,任谁被吵醒多少都会有些不渝,周未然亦是如此。然而在目睹倒地两人的状况后,大部分怒气都化成了惊骇与担忧。

    “救、救命啊……”被压到快吐血的白羽果断哽咽着求救,同时死命拽住了周未然的衣袍下摆,没想到、呃……用力太大刺拉一声把人家好好的衣服给撕裂了。

    然后……白羽攥着那块孤零零的白布华丽丽地囧了……

    周未然倒是一声不吭,仅仅皱了皱眉便俯下身将小孩抱了起来走进里屋,留给雷得里焦外嫩的白羽一个潇洒飘逸的背影。

    “那么有力气,自己进来总是可以的吧。”冷冷清清的语句在空中飘散开来。

    白羽扁了扁嘴,切了一声,若无其事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满是灰尘的前襟晃悠悠地跟了进去。

    在外边还不觉得,踏进来才发现这屋子还真不小,怎么着也有一百五十平米的样子,布置得倒是清爽雅致,房内打扫得也极为干净整洁,这让浑身脏兮兮的白羽有些无所适从。

    周未然径直走入里间,将伤重的小孩放在了床榻上,动作格外轻柔小心。

    白羽尾随在后摸着下巴高深地点了点头:毕竟是医生呐,瞧,这素质!这节操!

    视白羽如无物,周未然面无表情地绕过他走到书桌边,抬手挑亮那盏瓷质油灯,通亮的烛火摇曳生姿,影影绰绰,伴随着缕缕袅袅的青烟,将屋里朦胧的一切照得无比清晰。

    白羽这才有机会细细打量周未然,温暖的灯光打在他苍白的脸上,掩不住那一丝憔悴,五官组合在一起并不出众,可单看却是极为精致,尤其是那双微微上挑的凤眼,不笑也含情;身形修长,细看下却是瘦削得略显病态,婆娑绰约的影子斜斜地投射在墙壁上,微微扭曲;最引人注目地是他那儒雅温润的气质,干净到委实让人迷恋。

    君子如玉也不过如此吧,怎么会被贴上阴沉的标签呢?

    白羽挠了挠后脑勺,望着眼前身姿出尘的某人极度困惑。

    视线转到小孩身上,恰巧与之对视,这小孩也着实怪异,从进屋开始就一直安安静静的,说他乖顺吧,可配上那副面瘫的表情怎么看都觉得阴沉。

    “周大夫,在下白羽,这是我弟弟,白苍奇,你能不能先给他看看身上的伤?”

    小孩眯看,盯着他的目光颇为不善,白羽讨好地笑笑,暗自腹诽:跟一伤重的小屁孩没啥好一般见识的……

    周未然听了倒也不含糊,提了油灯放在床榻边,不知从哪儿变出个药箱就麻利地动起手来。

    某人自觉打下手,帮忙解开那破烂繁复的衣衫,本来就对古代服饰不熟悉,再对上小孩那堪比X光的凌厉眼神,白羽动作自然格外僵硬,一脑门冷汗哗哗直下。

    周未然实在看不下去了,无奈地摇了摇头,推开忙活半天只解开一件外衫的白羽,亲自上阵。

    “你去烧点热水总会吧?出了屋子左拐有口井,炉子在隔壁。”

    白羽满脸通红,垂着头诺诺连声,接着便兔子似的奔出了房门,这一次倒没让周未然失望,不多久身旁就多了一盆滚烫的热水。

    这时候小孩儿也差不多一丝不挂了,瘦小的身躯上满是交错纵横的剑伤、擦伤,有些地方还夹杂着些许烧伤,幸而伤口都不是很深,可光那密集度也足以骇人至极!尤其是上半身,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肤,白羽别开脸不忍直视,拧干了一条帕子细细擦了擦小孩儿脏污的脸。

    还好,脸上虽是血迹斑斑却无大碍,白羽微微松了口气,温柔地朝他笑了笑,握住了小孩儿紧攥的双手,疼惜地吻了吻他的额头。小孩儿眼神有些意味不明,半晌,盯着白羽近在眼前的脸庞淡淡地开了口:

    “能去好好洗下你的脸么,我看着瘆得慌……”

    白羽顿时傻眼了:……这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么,老子居然也有这么一天……

    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套算式:

    已知:唐兴楠那个猪头=瘆人,∵白羽=瘆得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