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微蓝 - 1913655 穿成老鸨肿么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成老鸨肿么破 作者:一抹微蓝

    作为一名唯物论者,白羽怕归怕,这路自然还是有勇气走下去的,再说此刻回头找人,那面子里子不都掉得连渣都不剩了?!

    没错!绝不能被挑战作为一名老大的权威!

    想到此,白羽瞬间RP值爆满,浑身充满了斗志,挺胸抬头,昂首阔步地向前大踏步走,别说,那庄重的走姿还真是……颇有军人风采!

    当然,这会儿他手上提着的血色灯笼已经果断被丢弃了,自个儿身影融于夜色之中,怎么着也比提个鲜红发光物体成为黑暗中突兀的存在要来得安心的多。

    就这样,白羽表面勇敢无畏实则提心吊胆地摸黑走了一段路,中间被大石头绊倒过两次,撞到路边粗木杆一次,踩到某果皮摔倒一次,总之最后搞得他满心的惧意都变成了怒气,俩脚丫子狠狠碾压地面,咬牙眦目着腹诽:

    ……TM地有本事你就摔死我,摔不死老子明天铲了你丫的!!!

    (作者:╮(╯▽╰)╭儿子,镇定,理智!那素米有可行度滴,乃死心吧==)

    正待白羽控制不住一腔怒火,快走火入魔的时候,身侧一个胡同里传来了不小的动静,叮叮噌噌地,还有粗重的喘息夹杂着细微的呻/吟。好奇心的驱使下,白羽贼头贼脑地放轻步子寻了进去。

    这胡同分两支,一条通向对街,较为狭窄,另一条则是个死胡同,路面反而较宽,高墙内隐有光亮透出,堪堪能够视物,白羽循着声音摸索着入了这条死胡同,却在看到眼前情景后大惊失色!

    “跑啊,你再跑啊!”

    一身材高大的黑衣壮汉粗喘着步步逼近胡同的角落,手持一把滴血的长剑,铁质剑身在惨白的月色下泛着冷光有意无意地划过青石板的地面,刺耳尖锐的滋滋声时断时续,催命般折磨着听觉神经。

    墙角处传来的虚弱而又痛苦的呻/吟,看轮廓应该是一名十一、二岁的孩子,他蜷缩着身子看不清表情,一身锦衣早已破破烂烂,血迹凝固成黑色斑斑驳驳地布满全身,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枚玲珑润白的大块玉佩,而那连系着的绶带也已被源源不断流下的鲜血染成了血色,凄惨狼狈的模样让人不忍直视。

    白羽此刻才深刻认识自己穿了的事实,这里不再是二十一世纪那个法治社会,这里封建、落后、腐朽,甚至是浮华、肮脏,丑陋。

    这种落差他无法接受,却又无能为力,矛盾冲撞下由心底涌出了一股抑制不住的激愤之情,宛如喷薄的火山般,强烈得全部化成了冲动和热血,叫嚣着宣泄。

    可想而知,在那黑衣人挥剑的一刻,白羽义无反顾地跳了出来……说他不自量力也好,鲁莽轻率也罢,终究这种情况下再怎么样他也做不到冷静。

    听到身后的响动,黑衣人倒是警觉地飞快转了身,平静无波的眸子扫向了他。

    白羽心悸,他不是没想过此人看到自己后将露出的表情:狰狞的,残暴的,慌张的,无措的,但他怎么也没料到会是这种,眼前人的样子完全像是吃饭睡觉中途被人打断了一样,淡定无比;尤其是当他木着脸色望向自己时,根本和瞧一个无足轻重的死物无异。

    一个完美的杀人机器!

    白羽手心沁出了冷汗,指节发白,直着眼瞪着不断靠近的黑衣人,缓步后退,他本想引开此人让那个孩子逃走,可眼下都这种情况了,小孩儿竟还是一动不动,若不是偶尔能听到墙角微弱的呻吟,白羽几乎错觉地以为他已经死了了!

    “等等,你、你不问问我是谁再动手?”白羽强作镇定,紧握手中唯一的武器——象牙扇,冷着目光与之对视。

    黑衣人一言不发,脸隐在夜色中迷蒙不清,却丝毫不减周身的戾气,他稳稳地迈着步子,不徐不缓,恍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悠然自信。

    白羽被他散发的王霸之气所慑,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心脏怦怦直跳,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渺小脆弱到任人宰割,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手与菜鸟的区别么……

    如果说他现在有什么遗言的话,那绝对就是:

    小盆友们,千万不要随便好奇,好奇心是真的会害死人的啊啊啊啊!

    眼见着黑衣人毫不犹豫地执起长剑,动作熟练而优雅,华丽的招术势不可挡,晚风徐徐吹过,带起丝丝令人作呕的浓重血腥味,白羽忍不住变了色。

    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两条路:第一,往回跑,还不定能跑得过人家的轻功;第二,硬上,拼了自己积攒多年的人品感化对方。

    白羽不愧为二逼青年中的典范,二话不说就选了第二条。

    只见他果敢无畏地向前踏了一步,拱手做了个揖,豪气干云地开口道:“这位壮士,在下乃当今圣上钦点探花李寻欢是也,江湖人称“小李飞刀”,偶过此地,望兄台卖个面子,放过那位小兄弟可好?!”

    接着便是“唰”地一声,白羽背起着一只手,潇洒无比地展开了手中折扇,象牙白的骨架泛着莹莹的光泽,他正义凛然地望着黑衣人阴郁的眸子,剑眉微挑,一派大侠风范。

    “少废话,留下你的尸体就饶你一命!”黑衣人生硬地开口,眉眼间满是掩不住的清冷彻骨。

    白羽摇着扇的手一顿,四十五度角仰望黑衣人:

    “壮士……留别的行不?”他微微咬唇,美目流转、秋波四溢,那忧郁感伤的俏脸真真让人忍不住怜惜拥吻的欲/望。

    (画外音:……这不要脸的货竟是使出了美人计!)

    不过专业杀手就是专业杀手,黑衣人完全不解风情,彻底无视了眼前搔首弄姿的某人,右腿后撤一步,果断拉开了格斗的架势,火力全开……

    白羽哽住了:

    ……卧槽!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老子的悲伤!!!

    “再等等,这位壮士能否听我说完最后一句话再动手?”白羽暗暗抹了一把冷汗,不抱希望地垂死挣扎道。

    不过黑衣人听到此语倒是放下剑,深思熟虑了一番,终究极为厚道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白羽森森吸了一口气,“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你二姨的夫婿家对面三姑的四婶隔壁住着的五叔他儿子的同窗好友喜欢的女子家六舅新搬来的邻居他爹手下一名木匠的……”

    一分钟过去了……“他娘小时候拉过小手的少年……

    两分钟过去了……“最讨厌的私塾先生他小妾娘家的

    三分钟过去了……“前村那黑寡妇养着的大狗狗……”

    黑衣人脸上肌肉不受控制地抽了抽,紧攥着凶器的手暴起了条条青筋,一口银牙被咬得嘎吱作响。

    (作者:……那谁,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直接上了他!啊呸,错了,是直接干掉他!)

    第十一章 千钧一发 (1301字)

    这幅诡异的情景继续维持了一段时间。

    不过就在白羽暗自得意、开阖着一张伶俐的小嘴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之时,变故陡生!

    只见眼前寒光一闪,那黑衣人竟骤然持剑毒辣地朝着自己心口刺了过来,杀气腾腾的招术分明是想致人于死地,亏得白羽反应灵敏,一个下腰及时躲开了对方凌厉的攻击。

    黑衣人一招未中,出手更加迅猛凶狠,锐利的剑势带着破空之声袭面而来,白羽险险地侧身避开,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便竭尽全力瞄准那人的下巴使出了上踢腿,然而很不幸,这翻盘的一招轻易地被对方反手格挡住了,纤细的脚踝落入黑衣人左掌,强劲的握力几乎让他疼得站立不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