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微蓝 - 1913654 穿成老鸨肿么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成老鸨肿么破 作者:一抹微蓝

    唐兴楠贱贱地笑了:“这您就不知道了,您呐、不是行内人,自是对此一无所知,且听我慢慢道来……”

    某人得意地撩了一把脑后的辫子,拉起宽大的袖袍半遮住脸,又向闲闲倚在墙边的白羽递了个媚眼。

    白羽一阵恶寒:……其实我不介意你把脸全遮住的说……

    “说起这医中圣手,自是非太医杨华莫属,不过论起治这风月病来,就是杨华也比不上一个人。”

    “谁?!”

    “周未然,”唐兴楠谈到此有些激动,微微调大了嗓门,“此人极为特别,言行不羁,无所拘束。身为医者,竟专攻花柳之症,更曾为搜集病例流连勾栏之地,可谓离经叛道,为同道中人所不齿。”

    说到此,白羽不禁面露喜色,唐兴楠会意,朗声提醒道:“那是曾经,现下他是绝不肯踏入青楼一步的!”

    白羽反感他卖关子,压着怒气翻了个白眼。

    “说起来,真该他倒霉,那天他应邀去了南风倌给人看诊,偏偏对上了这好色风流的六王爷赵钰,被当成小倌强行破了身子,事后倒也平静,未留一句话便走了。可这六王爷谁啊!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皇子!食髓知味的他那儿能甘心放走这妙人,便使了些手段把他纳为了男宠。”

    “谁知这周未然这会儿却是拿出了文人的气节,固执地和六王爷死磕,不哭不闹不上吊,就一招——摆明了绝食。那六王爷也不知真动了心还是怎样,一天到晚围着他转,软的不行来硬的,可强行灌下去还是给他吐了出来,赵王爷为此事费了不少神,整日陪着周未然,挖空心思讨好他。不想五天过去,这人还是那个倔脾气,都快瘦成个骨架了也不吭声,躺在床上是进气少出气多,王爷最后舍不得了,软下心肠把他给放了。”

    唐兴楠颇为感慨地叹了口气,迷蒙着被脸上肥肉挤得快看不见的小眼睛,惆怅而忧伤:

    “如今周未然正守着那一亩四方地规规矩矩的种田呢,根本不与人来往,本分得很,原先爽朗的性子也变得阴沉可怖,真是可惜了那一身医术!”

    白羽沉思了片刻,偏头问道:“那你知道他的住处吗?”

    “那是当然了,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而且离这儿挺近,出了门左拐直走过三条街,有个小巷,尽头那户院墙上插满细针瓷片的就是。”唐兴楠的回答极为顺溜,几乎是不假思索。

    白羽摸了摸鼻子斜睨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

    “嗯哼,真不容易啊,爬人家墙头吃到苦头了吧……”

    “哪,哪儿能啊,我就是慕名拜访了下,结果被赶出去而已。人家再怎么说都是六王爷的人了,您就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啊!”唐秀才紧张得汗毛直竖,双手护住老二,连连摇头。

    白羽见他一副饱受摧残的苦逼相,抬了抬下巴表示理解:任谁被刀子惦记着自己的小弟弟都会有些无措……

    ╮(╯▽╰)╭

    “行了,我会想法子把他弄进天香楼,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给我注意着点!”

    “是,老大!”唐秀才毫不含糊地回了话,难得挂上了信誓旦旦的表情,可惜下一秒就变了色,只见眼前美人蛋定地顺手牵走了自己置于竹榻上的润白象牙扇,慢悠悠留下一句“礼尚往来”,便施施然离开了。

    唐秀才一脸肉疼的表情:……那可是×××的真迹!老子花了三百两银子啊!魂淡!!

    (非老手,文笔会比较稚嫩,大家当小白文来看就好了……不过还是希望喜欢的亲们多多评论收藏==亲们是我更文的动力)

    第九章 夜行前奏 (1184字)

    白羽自是不知手中折扇的贵重,原本也只觉得这象牙白的骨架配得上自己出尘淡雅的风度,才会选了此物(_ll)。本来么,银簪不属于自己,如今给了唐兴楠,势必就得赔紫鸢一个,要是再不捞些好处,岂不吃大亏么!

    这么想着,他下手自然也是毫不留情的,不过别说,这扇子还真是别致,质地紧密,握在手中滑腻润泽,极为舒服,细细观察骨架的表面还可见淡色的纹理,白羽真是越用越喜欢,连着一天来有些憋屈的心情都好了许多。

    “咦,老大,您要出门吗?……天色已经这么晚了……”

    白羽正握着扇子喜滋滋往后门赶,迎面一个黑影忽然闪了出来,面容模糊不清,嗓音也颇为低沉暗哑,衬着明暗不清的月色有些骇人。

    “咳咳,我,我有点要事得去办,你是那个小厮——王康?”他轻咳两声,掩饰微抖的语音。

    王康凑进几步,清秀的脸明朗了几分,恭恭敬敬道:

    “老大可需要小的陪同?夜色浓重,您一人走在街上总归不太好。”

    白羽捏紧扇骨,声色带着不悦:“你认为我这个老大真一点用都没有?!这点儿事我都做不好么!”

    (画外音:不争馒头争口气,你这么说绝对是在质疑我的男儿本色!)

    王康顿时退后几步,跪伏在地极为虔诚:“小的鲁莽,望老大莫要怪罪。”

    这一举动把白羽吓个半死,下意识缩起身子后退几步,完了又赶紧把人扶起来,细致地为他拍去身上的尘土,歉意道:“真对不起,我太严肃了,你……别放在心上。”

    他低着头边动作边道歉,淡淡的月光打在他的脸上,纤长浓密的睫毛覆下一片阴影,白羽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了王康弄脏的下/身衣物,并未注意到对方看向自己的的目光变得晦暗不明。

    理了理稍显寒酸的布衣,白羽有些内疚地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脑袋:

    ……好吧,他得承认这动作有些艰难……

    “以后跟了我不用拘于这些虚礼,好好干就行……现在我要单独出门一趟,就不用你跟着了,楼里的事情留个心眼,等我回来再回报吧。”

    “是!”王康刚答完话却见白羽转身欲走,一时情急抓住了他的手腕,察觉如此行事有些失礼后,又很快放开了,“请、请您稍等片刻,我去取样东西。”他急急说完,快步朝着楼内奔去。

    白羽有些莫名其妙,耐着性子等了片刻,这小厮手脚倒也麻利,不一会儿边远远提着个光亮通红的灯笼疾步走来,到了跟前已是有些气喘:“老大,带、带上这个吧。”

    白羽会意,抬头瞅了瞅外面的天色,正是月上梢头,繁星点点,天香楼里倒是灯火通明,不过这外面早已暮色四合,漆黑一片,没有路灯的街道视物只能依靠淡淡的月光,确实不方便行路。

    二话不说接过王康手中提着的灯笼,白羽开颜一笑:“你倒是想得挺周到,谢啦!”

    王康微微躬身,目送着他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摇着扇子晃出了后门,久久滞留在原地。

    第十章 杀人场景 (2891字)

    出了门后白羽便盯着灯笼出神,他总感觉刚刚的王康和白天有些不一样,至于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不过也可能是自己的错觉,毕竟才接触一个人不太好给他下定义,白羽想得有些头疼,干脆抛开了这个念头,回神好好走路。

    此刻离天香楼已然有些远了,空荡荡、黑黢黢的大街上寂静得诡异,生活在现代都市的他早习惯了灯红酒绿,热闹喧嚣的夜景,初次接触这种场景还真有点心慌。

    其实这个时辰换算过来也就晚上八九点,可目光所及之处均是一片模糊,犹如被黑沉沉的夜幕包裹住一样,阴森莫名,走在街上只能听到鞋底与地面接触发出的摩擦声,再加上手中提着的大红灯笼映着路面一片血光,白羽无法自控地脑补了前天晚上所看的丧尸片,忍不住打了个冷噤,有些腿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