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微蓝 - 1913649 穿成老鸨肿么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成老鸨肿么破 作者:一抹微蓝

    停止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某人回到了现实:这皮囊对他可是个不小的麻烦,得想个办法,他可不想像个女人一样被人乱搞!

    “咳咳,”他转身朝着众人摆了张非常严肃脸孔,“我有些事不记得了,告诉我,你们是谁,这是哪儿?”

    美人们先是面面相觑,随即很有效率地排成了一排,依次自我介绍到:

    “回妈妈的话,我是红玫。”

    “我是紫鸢。”

    “我是黑月。”

    “我是蓝霂。”

    “我是绿萝。”

    白羽支着尖细白嫩的下巴点了点头:倒是挺好区分,名字和她们的衣裳颜色是一一对应的,这群孩子真实诚……

    “那,你们是我认领的干女儿喽?”说实话,这身体太年轻,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亲生女儿,更何况她们又各不同姓,那么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白羽对此很有把握。

    可谁知,姑娘们一致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红玫上前一步,有条不紊地回答:

    “妈妈,您忘了吗?这儿是天香楼,您的母亲上个月逝世时,把它交给了您,当然还有我们,蓝霂和绿萝是潇湘阁里的顶尖儿清倌,我、紫鸢和黑月是怡然居里的头牌红倌,您、您当时还发誓振兴咱们楼的,怎么、怎么现在就忘了呢?”

    红玫眉眼轻愁,语带忧伤。

    白羽强忍着爆粗口的冲动听着对方回完了话,转身就去撞墙了,可惜被的红玫一把拉住:

    “妈妈,您千万别再想不开了啊,您要走了,这天香楼——您母亲的一片心血可就完了,对面南风倌已经骑到咱们头上了,您要在不振作,我、我们姐妹可要……陪您一起去了,嘤嘤嘤……”

    白羽被红玫一双瘦弱的玉臂箍得死紧,怎么也睁不开,他多想回一句:你丫吃啥长大的,咋整出这么大力气?!

    “行了行了,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先松手……”他白着一张美人脸,压着怒意道。

    红玫听话地推开,哀怨的眼神却是不离白羽半刻,估计还在提防着他寻死。

    白羽整了整微微凌乱的衣裳,背着手走到红檀木制的雕花大床旁边,仪容严肃庄重:

    “让我好好整顿咱们天香楼也行,你们得完完全全听命于我!最重要的是,别再叫我妈妈!!”

    见众人忙不迭点头应允,白羽微微一笑,坐到床边翘起了二郎腿,以黑道老大的其实发话了:“这样吧,你们就叫我boss,听见了?”

    “暴、暴死?”哆嗦着嘴,绿萝一脸骇然的表情,其他姐妹也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瞧着白羽,红玫更甚,直接越过众人扑了上来,死死掐着他的手臂埋怨哭诉:“您怎么能这样诅咒自己,就算……就算您是在想不开,也不能这样啊,你让我们姐妹如何自处,呜呜呜……”

    胳膊被掐出一片紫红的白羽不得不承认:在一群傻逼古人面前拽洋文是一件非常特别以及极其脑残的行为!

    “好好好,不叫Boss,叫老大,叫老大!”

    红玫这才温柔地放手,止住泪“欣慰”地笑了。

    白羽:……真不是我吐槽,这些女人的眼泪咋跟自来水似的,说开就开、说关就关(==)

    “你们下去吧,让我静一静”白羽索性瘫在床上也不起来了,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出去,睁着无神的美眸盯着床顶发起呆来……

    美人们回了句是,便娉娉婷婷踩着小碎步离开了房间,听到“吱呀”的关门声,白羽噌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伸手把一头本就凌乱的青丝挠得乱蓬蓬的。

    尼玛,人家穿的要多风光有多风光,老子改了个性别不算,还成了拉皮条的!还有更悲剧的事儿等着我不?

    白羽恨恨地想着,抱着绵软的被子在床上打起滚来,滚了没多会儿就觉得硌得慌:

    啥破床!老子在现代刚买的kingsize席梦思大床还没睡够呢!还有我那营销部经理的职位才到手一个月呢!老天爷你是有多记恨我,把我拉这破地方,抗议啊……

    为自己光辉的过去默哀了好一会儿,白羽总算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这“惨无人道”的事实,正准备出去好好参观一下古代的妓院,一阵尿意涌向下、腹,他克制不住面色扭曲起来,破门而出随便拉了个人问了下茅房位置便直奔了过去。

    (白羽新身体绝对是纯爷们,俺不会写男穿女滴,新书求包养啊……)

    第二章 意外之喜 (2406字)

    可是,站在了茅房前,白羽还是止住了脚步,一脸忧郁地盯着门口,淡粉色华裳裹身,素白纱衣柔柔缠着纤细的腰身,露出纤细优美的脖颈和精致玲珑的锁骨。

    暖暖的春风拂过他的眉梢,撩起一缕柔顺的青丝,调皮地随风舞动着,他那绰约多姿的背影更是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出尘脱俗。

    当然,前提是忽略他那一脸便秘的表情……

    柴房的粗使丫头小芳上完了茅房刚蹦跶着出了门,就见自家那楚楚动人的鸨母带着满身破釜成舟的霸气大踏步掠过自己走进了里间。

    心思单纯的小丫头这还在想,一向矜贵的妈妈怎么不在自己专用茅房如厕,跑来和自己这种下人抢地方呢,耳边就传来了一阵惊异的高呼:“啊啊啊啊……”

    小丫头下意识就想回头瞅瞅茅房里的那位到底怎么了,便听到了一阵喜出望外的大笑声:“哈哈哈哈……”

    小丫头的脸立马皱成了一团,还没想开,那边居然又传来了一阵哀怨的惨叫:“啊啊啊啊……”

    小丫头彻底石化了……

    其实把人家小姑娘绕成这样也不能怪白羽,任哪个男人在确定自己变成个女人之后都会有些神经衰弱,进了茅房的白羽也是这样。

    当本已死心的他完全脱光了下身衣物却看到自己露出来的小JJ,第一反应自然是受到了惊吓。

    然后呢,反应过来的他迅速掏向了胸部,在摸出两团塞满棉花的小型枕头后,自然便为开始自己重整雄风而欣喜若狂了。

    可是,还没乐完的白羽很快便注意到了自己小弟弟的尺寸,那真的是小到不能再小,完全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某人不由得再次捂着可怜兮兮的下身哀嚎起来。

    “我×,你个死人妖,本来就已经很小了,还把自己命根子缠这么紧,你TM想断子绝孙吗?!”白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这个身体原主的罪行,恶狠狠地踩了踩地上那裹住自己下身的破布条,接着慢条斯理地解决了生理需要,把自个儿又好好收拾了一番才晃悠悠地走了出去。

    本来白羽是阴沉着脸很不爽的,不过在一路上遇到各色美人恭敬地称呼自己老大后,受打击的小心脏就稍稍恢复了些:好歹也是个带把的,总比成个女人好!再说刚从镜子里看这女孩模样也就16,7岁的样子,要是个少年,最多也就15,很有发展空间,对,就是这样!

    白羽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欣赏着周遭姹紫嫣红的春景,莫名觉得身心舒爽、好不自在,刚想伸个懒腰,却瞥见红玫自拐弯处款款而来,到了近前弯下柳腰行了一礼,软语道:

    “老大,全部姑娘都已通知到了,以后均会服从新称呼,如有违反,杖责。”

    白羽一愣:看不出来啊,这五人效率真是高!短短时间内做到如此滴水不漏、面面俱到,好好培养倒是很有前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