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想 - 第20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20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20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20节

    唐湛重新坐回去,将仪器调整好,止住了没完没了的嗡鸣。到这会儿他才确定一切不是自己的梦,郁泞川是真的醒了。

    “再睡下去我怕你又要哭了。”郁泞川想要坐起身,可一动就碰到了伤口,痛得眉心不受控制地蹙起来。

    “祖宗,你干嘛呢,给我躺回去。”唐湛忙将他按住了,嘴硬道,“谁跟你说我哭了,把‘又’字咽回去,少爷铁血男儿流血不流泪。”

    郁泞川笑得眼都弯了:“那那天滴在我脸上的是你口水吗?”

    他虽然年纪轻,恢复力强,但到底受了重伤,脸色还有些苍白。原本俏生生一朵饱满鲜嫩的栀子花,如今跟被风雪打蔫儿了似的,透着病气。

    唐湛也跟着笑:“兴许是杨永逸的口水。”

    郁泞川抬了抬自个儿的手,问他:“这几个意思啊?”

    唐湛看过去,看到那枚硕大的糖果戒指时,神色平静地执起他的手。

    “我不是没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吗?今天去楼下便利店买烟的时候突然看到有卖戒指糖的,就特别想买来送你。”戒指糖红彤彤的,戴在郁泞川修长的指间,意外地并不难看,好笑中透着些许喜庆。

    唐湛吻在那颗钻石形状的硬糖上,柔声道:“二十岁,我没有更好的东西能送你了,只能送你一个承诺。”他的眼底像是含着一层细碎的光,“我们的关系牢不可破,我们的爱情永远甜蜜。”

    郁泞川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惊到了:“你这是……要求婚啊?”

    唐湛一顿,倾身将一个吻压在对方唇角:“你愿意吗?”

    郁泞川舔了舔唇,尝到丝丝甜意。这甜由口入心,融化在他四肢百骸。就连腹部隐隐作痛的伤口也像是被这甜治愈,变得没那么难受了。

    “都替你挡刀了还能有不愿意的吗。”他笑道,“等老爷出院那天也给你买颗戴上。不,买十颗,一根指头戴一个。”

    唐湛拱拱手道:“那就先谢老爷豪气了。”

    其实那天发生的事唐湛到这会儿都没全部记起来,医生说可能是刺激太过,大脑产生了自我保护意识,有些应激了。但他还记得那种感觉,那种无助又恐惧,害怕失去,仿佛置身噩梦的感觉,他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

    两人笑过之后,病房里重归寂静。唐湛看着郁泞川,目光温柔到滴出水来。他勾起的唇角缓缓回落,最终停在一个细微的弧度。

    “你可真是吓死我了。”他抚着郁泞川的面颊,刚还说自己是铁血真汉子,这会儿话语里的脆弱都要满溢出来。

    郁泞川蹭了蹭他温热的手掌:“说好了养你一辈子,这一半都没到呢,我哪里舍得丢下你。”

    郁泞川的话让唐湛想起电影《霸王别姬》里的一句台词——说好了是一辈子,差一年,差一个月,差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可不是吗,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差一点都不行。一辈子,是“我”和“你”生命的重叠;是相依相偎度过的每一段岁月;是不管世事变幻,对彼此的不离不弃。

    唐湛又给郁泞川量了下体温,发现已经降到37℃左右。唐湛在对方干燥的唇上用棉签沾了点水,陪他说了会儿话,郁泞川就又困了。

    “那人抓到了吗?”他眼半睁半闭着问。

    唐湛知道他指得谁,淡淡道:“抓到了,第二天就抓到了。严峰指使的,就那个叫妻妹对我实施美人计的奇葩,我跟你吐槽过的。这次我卖他公司,他估计心里不舒服,加上我掌管贵禾天怡以来他觉得我一直给他们严家人穿小鞋,就想把我搞死,好重掌贵禾天怡大权。今天我那小妈还过来找我呢,要我放她哥一马。我放过他,他有想过放过我吗?”唐湛声音渐冷,“这次还好你没事,如果你有什么,我要他们整个严家都不好过。”

    郁泞川闻言强自撑开眼皮,声音带着浓浓倦意:“人抓到就好。要不你以后配俩保镖吧,我不太放心你小妈一家。”

    唐湛将他手上戒指糖取下来,塞进嘴里含糊道:“你放心,这次等贵禾天怡安全度过难关,我就离他们远远的。”

    他不再奢求唐山海的亲情,也不再稀罕在贵禾天怡施展自己的商业才能。人生苦短,何必把日子过得那么憋屈。

    他嘬着嘴里的硬糖,人靠在椅背上,注视着郁泞川一点点陷入睡眠。分明能把日子过得美滋滋甜蜜蜜,有更值得他真心付出的对象,他又何苦流连一堆垃圾。

    第二天一大早,郁吉吉就来换唐湛的班了。郁泞川还在睡,唐湛给他量了腋温,确保他不发烧了,这才掖掖被角,放心离去。

    他直奔刑警队做了笔录,从负责案件的警员处意外得知了新的案情进展。

    当时金杯上下来那个男人名叫赵大贵,是个赌徒,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这些年东躲西藏像只过街老鼠,家人也都放弃了他。严峰不知通过什么方法接触到了赵大贵,以现金一百万作为诱惑,让赵大贵伪装成抢劫犯,伺机除去唐湛。

    结果赵大贵失了手,没能杀死唐湛,又想问严峰要剩下的钱。一个不肯给,一个急着要,两人就此发生了口角。赵大贵觉得这事情不对,第二天投案自首了,供出了严峰。严峰被抓后一开始还嘴硬,后来见人证物证具在,没办法抵赖了,就又供出了蒋青松,直言一切都是对方教唆。

    蒋青松人都在机场候机厅了,被刑警队的便衣连人带行李逮了回来。

    “蒋青松?”唐湛对这个人的出现倒是有些意外。

    他没记错的话,他们之前从无交集,也就那次酒桌上闹得有点不愉快,也值得对方这么大费周章的弄死他?

    “你对这个人有了解吗?”负责笔录的警员问他。

    唐湛回忆片刻道:“他是严峰妹妹,也就是我小妈的老同学,之前我们……”他将蒋青松与唐家的关系,与自己的恩怨全数告诉了对方。

    等做完笔录,他从刑警队出来,刚坐回车里,唐山海的电话打来了。

    唐湛万万没想到,昨天他就随口一说,用来堵严婧的话,她竟然真的说动唐山海来求他了。

    说是“求”也不准确,因为唐山海口气很强硬,结合下中心思想,就是——你又没事,别弄得大家都难看,严家唐家毕竟是姻亲,闹僵了你让你弟弟以后怎么做人。

    “那您说我该怎么办?”唐湛除了荒诞与可笑,已经生不出别的情绪了。

    唐山海一点点磨光了他对父亲的渴望,对亲情的向往。他觉得以前的自己就是个大傻逼,寻寻觅觅凄凄惨惨竟都为了一坨臭狗屎。

    “严峰需要受害者谅解书才能取保候审,你让你那个……姓郁的写一份谅解书给到刑警队。”唐山海道,“我们这里可以给他一千万赔偿。”

    一千万……

    唐湛冷笑,声音却很平静:“我要贵禾天怡10%的股份,除此之外免谈。”

    说完他也不等唐山海发飙,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他有些解气,又有些放下所有的痛快,哼着歌回了家,在久违的舒适大床上美美睡了一觉,连个梦都没做。

    傍晚时,他被唐玉芬的电话吵醒。对方后知后觉得到了消息,气愤震惊下打电话来询问唐湛的情况,顺道把严家人都骂了一遍。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唐玉芬骂爽了,冷静下来问唐湛。

    唐湛把玩着电话绳,打了个呵欠道:“我爸不想和严家闹得太难看,要我出谅解书,我让他用10%贵禾天怡的股份换。”

    唐玉芬大吃一惊:“你爸是疯了吗?”

    唐湛笑着宽慰她:“也挺好啊,他要是真拿10%来换,我巴不得呢。您要不去劝劝他?”

    “胡说什么呢!”唐玉芬斥道,“你真跟你爸闹翻了,最后还不是严家得利?”

    唐湛道:“那就得利呗,我不在乎。”

    唐家他都不在乎了,哪里还会在乎严家。

    当一个人在一段关系中疲于开口时,这段关系也就走到了尽头。只能说他和唐家缘分已尽,他天生没有与父母的缘分。

    唐玉芬一噎,险些被他气得犯高血压。

    “你……”她很有些怒其不争,“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去给你爸打个电话,不,我亲自去找他。他得的又不是老年痴呆,怎么能分不清亲疏远近呢!”

    唐玉芬火急火燎挂了电话,唐湛对着忙音的话筒愣了片刻,最终一人在昏黄的室内,夕阳的余晖下叹了口气,挂上了电话。

    第七十二章

    郁泞川恢复得不错,两天后已经可以坐起来吃东西了。唐湛拎着大伯做的鱼汤去见他,离病房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听见里面的说笑声,等走进去一看,郁泞川的床边围着七八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

    这里面唐湛就认识一个,是“欣创万想”的人事经理,叫寇杰。之前他去接郁泞川的时候见过两次,据说还是夏瀚引荐的。

    看到他唐湛就明白了,这是欣创万想组织员工来医院慰问受伤的老板了。

    “老板,你这个就很厉害了,属于见义勇为了吧?是我的话吓都吓蒙了,哪里还能去飞身扑刀啊。”

    “我听说是把西瓜刀,小老板是不是真的啊?”

    “我还听说是杀猪刀呢……”

    “咦?”

    唐湛进门时正听到这段,差点没忍住喷笑出声。

    其他人见有人进来了,不约而同向他投去视线。

    寇杰跟他打招呼:“唐先生。”

    “你好。”唐湛将鱼汤放在郁泞川病床的小桌板上,嘱咐他快些喝,鱼汤冷了会有腥味。

    郁泞川边旋开保温壶的盖子边向其他人介绍唐湛:“这就是我见义勇为的对象。”

    众人恍然大悟,一位瞧着刚大学毕业,比郁泞川大不了两岁的女孩子道:“我们小郁总为您可算是豁出命了,您可要好好报答他,这份友谊值得地久天长。”

    本是为活跃气氛开玩笑的话,唐湛闻言却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但我除了有点臭钱,只有这一身还算英俊的皮囊比较有价值,不然我就以身相许吧。”说完还对着郁泞川抛了个媚眼。

    他实在说得很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众人嬉嬉笑笑一阵,寇杰看时间差不多了,便道:“郁总您先吃着,我们就不打扰了。公司有急事aidan会直接打电话给您,您这几天就好好休养吧。”探病本是好意,要是给对方造成负担,反而不能好好休息,也就本末倒置了。

    他们走后,原本满满当当的病房一下宽敞不少。

    唐湛坐到病床旁,从怀里掏出两张纸拍在小桌板上,又从上衣口袋抽出一支钢笔,旋开了递到郁泞川眼前。

    郁泞川不明所以看着他:“这什么?结婚协议书?”

    唐湛竟然也不否认:“算是吧,签了就能得到我唐家数之不尽的财富。”

    郁泞川将保温壶往一旁挪了挪,拿起两张纸细瞧。上面的内容都是差不多的,只是对象不同,一个是严峰,一个是蒋青松。抬头是硕大的三个字——谅解书。

    郁泞川去看唐湛,唐湛耸耸肩:“我昨天去见我爸了。”

    唐玉芬打电话给他,叹着气让他回家一趟,唐山海竟然答应了那可笑的谅解书交换条件,真的要将10%股份给他。当然也不是没有前提,唐山海百年之后,他的财产将不再分配给唐湛。也就是说,唐湛现在等于提前预支了自己继承的那部分遗产。

    在律师以及唐玉芬、唐山海的注视下,唐湛签下了那份赠予协议。从头到尾唐山海既不叫他,也不骂他,仿佛从今以后,他们只是陌路。

    唐湛看着赠予协议上双方的字迹,发了会儿愣。明面上这是张赠予协议,其实也和父子关系断绝书差不多了。

    律师收好文件在佣人的带领下离开了书房。唐玉芬抹着眼泪,声音哽咽:“都是一家人,何至于此啊!”

    唐山海坐在宽大的书桌后,脸上一片冷硬:“呵,你去问你的好侄子。”

    唐湛本来都想走了,听他这么一说索性不不急了,慢悠悠打开手机,点开严婧那天来找他时录下的音频。

    严婧蛮横不讲理的怒吼从手机扬声器里透出,于寂静的书房内格外刺耳。

    整体听过一遍,唐山海和唐玉芬两人像是愣住了,谁也没开口。唐湛将音频时间拉到前面一点,反复播放严婧的同一句话。

    “我哥再怎么错你不也没事吗……”

    “我哥再怎么错你不也没事吗……”

    “我哥再怎么错你不也没事吗……”

    短短一句话,此情此景,透出无尽讽刺。

    几分钟后,唐湛终于关掉音频,收回手机,抬头冲唐山海笑了笑:“都是一家人,何至于此。”

    唐山海脸色很不好看,他撇开眼不去看唐湛,像是已经没有话对他说,又像是被唐湛戳中痛点,心虚到不知道怎么面对对方。

    唐湛站起身,见他如此,叹了长长的一口气:“下周贵禾天怡应该就能复牌,之后我会慢慢脱手公司事务,等时机成熟了,就向董事会提出辞呈。”

    唐山海猛地看向他,眼里十分震惊:“你要辞去职务?”

    唐湛道:“我已经对唐家没有留恋。我本来就不是你心目中合格的继承者,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你要保全严家和唐家的颜面,我要保全自己和重要的人。既然不能达成一致,只能分道扬镳。”

    说完他不去管唐山海铁青的脸色,转身朝门外走去。

    唐玉芬在稍许愣怔之后,快速追了出去:“小湛你等等我!”

    两人楼梯刚走一半,就在楼梯口遇见了严婧,唐玉芬胸口起伏着就要与对方大战三百回合,楼上书房传出一阵砸东西的巨响。严婧脸色一变,顾不得唐湛他们,匆匆往楼上跑去。

    唐玉芬与唐湛双双出了唐家,唐玉芬一直劝他不要放弃,总有一天唐山海会懂他的好。

    唐湛闻言嗤笑一声:“我要是那天真被捅死了,他可能会觉得我的确是个好儿子,为我流两滴眼泪吧。现在嘛,我就是个来讨债的,在他心里我比不上唐千云和唐千淼的优秀,甚至也不如小儿子听话懂事。”以前他总不愿承认,现在却已经能坦然面对,“他不喜欢我,也从来没有期望过我的降生。我是他的无奈之选,是迫不得已。姑姑,我看开了,您也不要老是欺骗自己了。”

    唐玉芬与唐山海兄妹几十年,哪里不清楚对方的脾气,又怎么会不明白唐湛说得都是真的。

    她啜泣着,不再劝说唐湛,只是低头抹泪。

    唐湛看了心里不好过,揽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别哭啦,我又没和您断绝关系。”唐湛轻声安慰她,“以后您还是我姑姑,只要您认我,我就是你侄子。”

    唐玉芬锤他一击:“说什么傻话呢,我当然认你。”

    哭了好一会唐玉芬才停下,最后红着眼与唐湛挥别,两人各自开车分头离去。

    “这么说你是彻底脱离唐家了?”

    唐湛说完了昨晚自己的经历,郁泞川那两个签名也都签好了。他将钢笔拧好塞回唐湛上衣口袋,又将两封谅解书叠好交给对方。

    唐湛收进内侧袋里,说:“现在还不算,等再半年吧。”

    郁泞川起先没懂他的意思,后来想到那10%股份,又想到禁售期,突然就明白过来。

    “你要在禁售期后抛售手里的股票?”

    唐湛将那壶鱼汤重新挪回郁泞川面前,拿着勺子吹了口鱼汤,喂到对方面前。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唐湛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既然已经想好了要斩断这份关系,就干脆一些,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这么多年他就是吃亏在不够果决。

    郁泞川就着唐湛的手喝了口鱼汤,舔舔唇道:“也好,以后你可以来帮我做事。”

    唐湛打量他:“你想得倒挺美。说好的养我呢?”

    郁泞川笑了:“这不是夫妻店吗?我赚钱了你得到的回报也多啊。”

    唐湛一惊,差点没控制好自己表情。他心里想着是不是夏瀚将他投的那三千万说漏了嘴,面上强装镇定道:“回报在哪儿?”

    郁泞川盯着他,好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在三千万啊。”

    唐湛:“……”

    唐湛沉默了好一会儿,艰涩道:“夏瀚那孙子出卖我?”

    郁泞川从他手里接过勺子,自己一口一口喝起来。

    “这年头能天使轮就投三千万的冤大头不多了,除了你还能有谁?”

    唐湛看他神色如常,不像是生气,但仍旧心怀忐忑道:“你……你不生气吧?”

    别的没什么,他就是怕郁泞川又觉得他凡事不跟他商量,生他气。

    郁泞川抬眼看向他,半晌没说话。

    唐湛被他盯得有些心里发怵,刚要斟酌着开口询问,郁泞川总算说话了。

    “不生气,但这是最后一次。”他指了指床头柜,那只郁吉吉送的微缩景观球里,三个小人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廉价的塑料戒托,看得唐湛都脸热,“我们的关系牢不可破,我们的爱情永远甜蜜。你说的。”

    既然牢不可破,就无需隐瞒,既然永远甜蜜,就该深信对方的那份感情。

    “嗨,你怎么还留着啊。”唐湛有些不好意思,“这就是个艺术形式,你意会得了,留这做什么?”

    要是以后被郁吉吉发现了,他问里面怎么有个塑料环啊,他怎么说?说这是我和你哥爱的见证啊?

    “因为舍不得丢。”郁泞川回答得理直气壮。

    唐湛更是要连耳朵都红了:“你喜欢我给你买个真的。”

    郁泞川看着他:“我就喜欢这个。你要敢给我扔了我可跟你急。”

    唐湛惊了:“你刚还说不生气的。”

    “一码归一码。”

    一周后,贵禾天怡在港交所重新复牌上市。由于前几日凯豪收购贵禾天怡旗下子公司宁北堂的消息已经通过媒体发散开来,散户信心回增,首日股价稳定,上浮3%,走势良好。

    唐湛盯着屏幕上红色的数字,重重呼出一口气。

    这张最后的成绩单,他也算完美交付了。

    半年后,唐湛辞去贵禾天怡代理董事身份,并将手中股票逐步变卖套现。唐山海通过唐玉芬找了唐湛几次,他都没有理会。

    杨永逸的公司开始b轮融资,由久安资本领投,最终收获三亿投资额,在行业内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年尾时,周晖等人约唐湛聚会,选在一家港式酒楼。孙嘉然见他独自赴约,有些奇怪。

    “小川呢?”

    唐湛坐下喝了口茶道:“等会儿来接我。”

    为了工作方便,郁泞川这半年里考了驾照,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崭新座驾。

    秦逍道:“干嘛不一起聚聚。”

    唐湛睨着他:“不想让他见到你这货。”

    其实是欣创万想最近程序开发进入关键阶段,郁泞川这几天都挺忙的,唐湛就没叫他。

    他的能力有目共睹,已经引起不少投资者的兴趣,要是他开始a轮融资,说不准直接就成为“独角兽”了。

    秦逍摸摸鼻子:“你怎么还记仇呢。”

    唐湛道:“撬我墙角我能不记着吗?”

    秦逍也很冤:“那不是没撬成嘛!”

    由于不用自己开车,唐湛桌上能喝点酒,但也就一杯红酒的程度,郁泞川不喜欢他喝太多。

    几个人天南地北地说着,突然周晖压低声音对唐湛道:“唐湛,你家闹翻天了你知不知道?”

    商圈就这么点人,什么都传得很快。之前严峰那事他们也略有耳闻,但唐湛既然选择不说,他们总不好去逼问。可这事闹得太大,几乎到了每家茶余饭后笑谈的地步,作为兄弟,还是想给唐湛打打预防针的。

    “什么?”唐湛抬起头。

    “你那个小妈被人寄照片到家里了,你爸看了气得要死,把她打出了家门,你弟好像也被赶出去了。”

    唐湛神色不变,淡淡“哦”了声。

    孙嘉然好歹跟他相识多年,还是了解他脾性的,这一声“哦”,让他瞬间领悟了什么。

    “那些照片是不是你……”

    唐湛看向他:“啊?”

    孙嘉然察觉到周晖和秦逍也都看着他,满脸好奇,将涌到喉咙口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没什么。”他说,“一群乌七八糟的事,提他们做什么!来来来,感情深一口闷。”他举起酒杯,朝几人遥遥敬了敬。

    酒足饭饱,唐湛还好,周晖几个又划拳又罚酒的,站起来的时候人都有些飘。唐湛给他们叫了代驾,看着他们一个个跟幼儿园小朋友放学似的边走边跟身后的同学挥手告别,那模样真是可笑之极。他给全都拍了下来,打算日后时不时就在他们面前回放。

    将人都送走了,唐湛立在路灯下,从怀里掏出一支烟,点燃了,于初冬的夜晚吐出一口满含薄荷气息的薄雾。

    不少人注意到他这个身高腿长颜值又高的大帅哥,路过了都要偷偷瞟一眼。

    唐湛全都不为所动,垂着眼皮吞云吐雾,直到一辆白色的suv停在他面前。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叫人惊艳的年轻面容。白皙干净,ji,ng致漂亮,好看得挑不出一点毛病。

    唐湛嘴里咬着烟,唇角隐隐上翘,迎了上去。

    “怎么了帅哥?”

    郁泞川趴在窗框上,也在笑:“能借个火吗?”

    唐湛取下烟:“可以啊,亲我一下我就借你。”

    对方笑意更浓,扯着他外套让他弯下腰,形状优美的唇贴上去,甚至探出舌头,完美演绎了什么是正宗法式舌吻。

    大庭广众之下,有的路人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为这幕震惊不已。

    这个世界,只要长得好看,说亲就能亲的吗?!

    一吻毕,郁泞川抹了抹唐湛唇角:“凉死了。”

    唐湛绕到副驾驶开门上车,系着安全带道:“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郁泞川一脚踩下油门,权当没听到他的话。

    唐湛调低椅背,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窝着。夜晚路上的车不多,四周显得格外寂静,但唐湛很喜欢这样的环境——狭小的车厢,温暖的空气,心爱的人。

    他喝了酒,没醉,但还是有些晕,于是他闭上了眼。

    “过年回温镇一趟吧。”唐湛说。

    郁泞川知道他对温镇有特殊的感情在,毕竟那里可算是两人相识的地方。

    “本来就想着要回去的。”郁泞川道,“到时给你炖老母ji汤。”

    唐湛笑道:“我怕大伯打我。”

    路面轻微的颠簸让他越发昏昏欲睡。他仿佛回到了当年那辆开往温镇的车上,漆黑的夜晚,昏黄的路灯,他随便选了一个地方,开了过去,结果就这么遇到了郁泞川,遇到了他的少年。

    他庆幸自己去了温镇,他永远感激那里。

    郁泞川不知道,第一回 见他时,除了感叹他惊人的帅,唐湛心里还不要脸地想过——这个人名字里有条河,同我的名字倒是很相称。

    完

    第20节

    第20节



    第20节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