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想 - 第10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10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10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10节

    郁泞川抿了抿唇,转身进了厨房。唐湛心觉不好,看对方表情怎么有点危险啊。他赶忙跟进了厨房,候在郁泞川身旁。

    “小川,你不是生气了吧?”

    郁泞川垂着眼,将一束蓬蒿浸进水中清洗。

    “我的确没有资格做你的朋友。”

    唐湛差点跳起来,抓着他胳膊,声音都不自觉沉了几分:“你胡说什么呢?!”他满脸严肃,“我根本没拿你当朋友!”

    郁泞川怔愣地看着他,表情空白了一瞬,接着又听唐湛道:“我拿你当弟弟啊!”

    郁泞川差点没忍住把手里的蓬蒿砸过去,但如此一来,他那点不快也烟消云散,再找不到。

    唐湛见他表情轻快起来了,心里松了老大一口气。

    “我姑姑那个人就是爱c,ao心,你别看她一副很讲理的样子,但如果她认定了一件事是完全不会听别人劝的。我要是说你是我朋友,就算是真的,她肯定也会怀疑我和你的关系,然后在我耳边啰嗦半天。”

    “那你好好反思下。”郁泞川撩起蓬蒿,将它们放到盘子上备用。

    唐湛一噎:“我反思?我……我反思什么?”

    “为什么你姑姑要怀疑你。”

    “还能因为什么?因为你长得漂亮啊!”唐湛想也不想道,“要是你长得周晖那样儿,我保证我姑不会怀疑咱俩友谊的纯洁性。”

    “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你别老赖别人。”

    唐湛“哎呦”了声:“可以啊,开学没两天,翅膀都硬了。”

    郁泞川不理他,继续洗鱼,将鱼鳃挖了,肚子里的血污都去干净。他今天买的菜挺多,有鱼有r_ou_,还有一团手工面。

    唐湛在他身边绕来绕去就是不走,奇怪道:“今天好多菜啊,咱俩吃的完吗?”

    “还行吧,也没几个菜。”郁泞川用一种特别平静的口吻道,“今天我生日。”

    唐湛愣了两秒:“我c,ao!你怎么不早说?”他去拉郁泞川胳膊,“做什么饭?走了,哥带你去外面吃大餐。”

    郁泞川纹丝不动:“走什么走?我菜都买了,鱼今天不吃明天就不新鲜了。”

    唐湛见拉不动他,叉腰站那寻思半天,拖着鞋往卧室跑去。

    郁泞川动作迅速地拌好了蓬蒿,炖了鱼汤,又炒了牛腩和土豆,等他将菜一个个端上餐桌,唐湛才背着手从卧室里出来。

    唐湛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手里的盒子递给郁泞川:“你今天以后就十九了吧?我也没有准备,只能从我用过的二手货里挑一样送你了,你别嫌弃。”

    那盒子又大又沉,绿色的皮面外还绑着一条略显丑陋的蝴蝶结。

    郁泞川嘴角抽了抽:“你刚在房里不会一直在绑这条蝴蝶结吧?”他接过了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块绿表盘的钢表,他曾经见唐湛戴过,的确是二手,但丝毫不见旧。

    唐湛见他愣在那里没动,拿出表主动要帮他戴上。

    “这个颜色衬你肤色,你这个年纪还是带这种款式的比较好看,皮带的太老气了,不适合你,手动的又太麻烦,总是要对时间。”

    “等等!”郁泞川挡了一下,“你这个多少钱?”

    他能接受唐湛的旧手机,是因为电子产品折旧后本就没有几个钱。可是这块手表不同,光是看它的成色和质感,郁泞川就敢断定它一定价格不菲。

    唐湛推开他的手,坚定地替他戴上,扣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块表真的不贵,可以说是我所有表里最便宜的。”只是因为已经停产,所以二手价炒得挺高的。

    他将郁泞川的手举起来来回翻看,满意不已:“除了洗澡,别的时候都不可以脱下来。”

    郁泞川还有些怀疑,摸了摸表盘道:“你别骗我,我会去查的。”

    唐湛受不了他:“你还给我我就扔进楼下那水池里,让它陪里面那两条锦鲤游游泳。”他将他推到餐桌旁,“吃饭吧寿星公。”

    这样大喜的日子,没有酒怎么行?

    唐湛拿出自己压箱底的收藏,一瓶52°的五粮液金剑南,摆到了郁泞川面前。

    “我已经戒酒了,但你能喝啊是不是?”

    这瓶酒其实不是他买的,是周晖和孙嘉然送他的乔迁之礼,之前一直丢在储藏室吃灰,今天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郁泞川再好的酒量也喝不了一瓶白酒,唐湛就嘴上说说,实际只给他倒了小半杯。

    “今天反正周五,你醉了就睡这,也别回学校了。”

    郁泞川浅浅呷了口酒,觉得有点冲,没敢一下子多喝。

    “就我一个人喝有点没劲。要不这样,我喝一口,”他将筷子沾到酒里,润shi了递到唐湛身前,“你舔一口?”

    唐湛挥开筷子:“太磕碜了吧?这样,你喝白的我喝啤的呗。”

    他去冰箱里另外拿了一罐冰啤,就这个量,他还是游刃有余的。

    他拉开拉环,朝郁泞川举杯:“生日快乐,小川。”

    郁泞川唇角含笑,碰了碰他的易拉罐:“谢谢。”

    两人刚相识那会儿,是绝不会想到,会有一天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张桌上庆祝生日的。

    到底是高纯度的白酒,郁泞川喝不惯这种,二两下肚就不太行了,趴在桌上一抬头就晕。

    唐湛还非逼他一定要把面吃了,说是长寿面,害他差点把面塞鼻孔里。

    “我……趴会儿。”他酒品要比唐湛好很多,醉了也睡了,绝不会跟唐湛那么闹腾。

    “小川?”唐湛推了他好几下,见他真的醉过去了,过去架起他胳膊将他扶到客房。

    平日里瞧着郁泞川苗条清瘦的很,其实r_ou_都藏在衣服下,身上硬邦邦的,贼扎实。

    唐湛气喘吁吁将他丢到床上,一不小心被带着倒下去,双手顺势撑在了对方脸侧。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酒液的醇香,那是郁泞川身上的气味。和皂香不同,但也十分好闻。

    他躺在那里,毫无防备,纯净美好。睫毛长得就像两片蝴蝶的翅膀,忽闪忽闪,撩动人心。

    唐湛勾着手指好玩似的刷了刷郁泞川的一只睫毛,少年皱了皱眉,想要避开,可就是醒不过来。

    唐湛笑起来,酒ji,ng放大了情绪,也放大了别的一些什么,比如……欲望。他缓缓俯身,仿佛是要更清晰地看清对方那一根根浓密的睫毛。

    好漂亮……他痴迷地想着。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离郁泞川的脸,大概就差了一掌的距离。

    再下去要做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分明只喝了一罐啤酒,他却醉得连人性了差点丧失了。

    冷汗淋漓,唐湛一下子直起身,因为动作太猛差点没站稳摔倒。他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又狠又响。不敢再看床上的人,他脸色煞白地逃离了那间有着郁泞川的卧室。

    第33章

    他就不该喝酒……

    唐湛望着天花板,陷入了久久的沉思,直到孙嘉然来拍他门。

    “你怎么还没起呢?”唐湛三天前毫无预兆突然驾临他的豪宅,霸占了他的客房不说,整天无ji,ng打采的,既不陪他玩,也不和他说发生了什么事。

    他跟人一打听才知道,唐湛又和家里吵架了,额头上那刚愈合的疤还是唐山海的杰作。可以说,他完美地误会了唐湛来找他的动机。

    唐湛从床上爬起来,顶着一头乱发进了浴室。

    孙嘉然又往浴室门口一戳,双手环胸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唐湛口里都是牙膏沫,给了他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

    “不是我不想留你,但你一直在这里,我……”孙嘉然心里苦,“我也不太方便啊。”

    把妹不方便,组局也不方便。

    唐湛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孙嘉然嫌弃的一天。

    他吐掉嘴里泡沫,漱了漱口道:“知道了,今天就走。”

    孙嘉然很不好意思:“真不是赶你,你姑姑刚打电话跟我问起你了,你要再不回去上班,我怕她直接冲过来抓你。”

    唐湛一想到唐玉芬也十分头痛,他这个姑姑,有时候对他总有种盲目信赖,觉得他只要去公司上班了,他爸就会把公司交给他管。似乎在她看来,只有唐湛继承了贵禾天怡,才能一直保证公司是他们唐家的。

    唐湛擦了擦脸,放下毛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道:“知道了,不为难你。”

    然而还没等唐湛自己回去,夏瀚一个电话,直接半强迫地让他回了贵禾天怡,与唐山海勉勉强强达成和解。

    唐山海既是一位企业管理者,同时也是一位风投界的lp(有限合伙人)。简单来说,他既可以带来投资项目,也可以成为金主爸爸。

    夏瀚作为久安资本中国区的负责人,想要与他见上一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就算谈不成项目,也可笼络感情,发展人脉。成人的世界,便是由这样一顿顿饭局串联起来的。

    唐湛作为唐山海的儿子,是最好不过的引荐人,他一面让助理与贵禾天怡联系,一面又打电话给唐湛,希望他也出席饭局。

    他这个时间点卡的太准,充满了戏剧性的巧合,要不是他和唐玉芬没可能认识,唐湛都要以为对方也是唐玉芬找来的说客了。

    再不甘不愿,唐湛也只好按照约定时间出现在餐厅,给足唐山海面子,也不让夏瀚难做。

    一餐饭吃得倒也算是宾主尽欢,各方都很满意。也是在饭桌上,唐湛才知道贵禾天怡已经通过了港交所的聆`讯,唐山海明日就要前往香港,启动分析师路演。

    “你也和我一起去。”这不是商量的语气,唐山海一锤定音,直接定了唐湛接下来的行程。

    唐湛张了张口,顾忌夏瀚在,终究没回嘴。

    “好。”他笑了笑,忍下来了。

    吃完饭,三人各自坐车离去。唐湛回到家里,总觉得空气中似乎还留有那日的酒香。

    他简单收拾了行李,想了想,还是给郁泞川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自己要出差,可能要一个月不在海城。

    从启动路演到正式登入港交所上市,一个月差不多。这样长的时间分隔两地,也可以让他好好冷静冷静,想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郁泞川收到唐湛信息时,正在图书馆自习。他对着那条信息有些愣怔,一个月,等唐湛再回来时,海城已经是冬天了。

    不知为何,自从生日那晚后,他总有种唐湛在躲他的错觉。

    这种感觉非常奇特,无从说起。无非就是……主动发信息的次数少了,语气没那么活泼了,连标点符号也只用逗号和句号了。

    郁泞川忽地捂住自己的双眼,长长叹了口气。他是不是有毛病啊,怎么跟个患得患失的恋爱中小女生一样?

    “知道了,一路顺风。”

    他回过去之后,等了一会儿,唐湛没再给他回过来。

    他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往常一天就有十几二十条信息,可这几天加在一起,也不过寥寥几条。

    到底是他太敏感,还是唐湛的确有问题?

    唐湛第二天打车去到机场的路上,想要给郁泞川发个出发信息,但刚掏出手机他就又给塞回去了,还用另一只手打了下掏手机的那只手。

    他唾弃自己,说了要冷静,一会儿发一条一会儿发一条,叫他怎么冷静独立的思考?

    唐湛决定在接下去这个月,要做到的首要一点,就是戒手机。戒给郁泞川发信息。

    在机场与唐山海等人汇合,一路走vip通道出关登机。等到了飞机上,唐湛想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结果掏出来一看,好嘛,他没给郁泞川发信息,对方倒是给他发了条。

    “飞了吗?”

    唐湛对着手机呲牙咧嘴,就跟大脑突然短路了一样,半天不知道怎么回。

    写了几条,都给擦了,纠结半天,结果就回了两个字。

    “快了。”

    接着就像是怕郁泞川那边再给他回过来一样,他迅速关了手机,问空姐要了毯子和耳塞,刚上飞机就开始打盹起来。

    从海城飞香港不过三个小时,唐湛可能这几天神经的确有些紧张,竟然全程做梦,一个接一个,停都停不下来。

    他梦到小时候同林雪莹住在一起的时光,那可算他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日子了。之后他就回了唐家,害死了唐千淼,暗恋上了唯一给他温暖的方泽宁,被送出了国……

    接着他又梦到温镇,那座被青山绿水环绕的小镇。那里既有现代化的五星级酒店,也有淳朴的农家小院;既有传统,也有创新。

    ……还有郁泞川。

    他梦到了两人的相识,他在酒吧一眼看到他,觉得他像朵漫不经心的栀子花。

    然后郁泞川就真的变成了一朵栀子花。

    双手化为枝丫攀在他身上,身体靠过来的时候,满是栀子花的香气,分明是清幽冷冽的气息,闻着闻着却多了酒香。

    唐湛推开他也不是,抱住他也不是,连话都说不清了:“小川,你……你别这样。”

    郁泞川肤色雪白,乌黑的发间,还别着一朵带着露水的栀子花。

    他吐着气,缠住唐湛不放:“唐湛,那天你想对我做什么?”

    唐湛眼睛无处安放,手忙脚乱:“没,没有……”

    “你撒谎!”郁泞川四肢都成了挣不开的枯树藤蔓,将他紧紧缠绕。

    唐湛感到自己要无法呼吸了,他大声求饶:“小川,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郁泞川看着他,眼里闪过一抹悲伤。

    “你既然不喜欢我,那我就不能继续做人了,明天天一亮,我就会变成一朵真正的栀子花。”

    唐湛大惊失色,还想问清楚一些,郁泞川的头发变白了,头上的栀子花融化了,慢慢的,他竟真的成了一朵含苞待放的巨型栀子花。唐湛就跟长在了他身上一样,与他融为一体。

    唐湛身体一颤,从噩梦中醒来。

    他心有余悸地抹了把脸,掀开毯子,简直想要骂脏话。

    这出《栀子花的儿子》是什么鬼?《海的女儿》变奏版吗?

    第34章

    唐湛一行抵达香港后,按照正常上市程序,与主承销商开始了一系列宣传路演,来获得一些潜在投资者的认购意向。如一切顺利,贵禾天怡将在确定新股定价后挂牌上市。

    然而路演期间,却出现了一个不小的问题。这个问题来自于唐山海不满于潜在投资者给出的估值,他认为贵禾天怡的价值被低估了,不肯再继续路演,甚至要停止上市计划。

    作为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唐山海拥有绝对话语权,他牢牢掌控着公司八成以上的股份,基本上贵禾天怡就是他的一言堂。

    唐山海想要等市场回暖再重新启动ipo,可唐湛却预感到了其中的风险因素。

    “我们与申鑫基金是签了对赌协议的,他们注资换购了12%的股份,要求贵禾天怡必须在五年内上市成功,今年是最后一年了,如果我们无法在年底实现ipo,按照协议,是必须要拿出十亿回购他们手中股份的。”他在路演大厅外拦住唐山海,“我们哪里来十亿元现金?”

    况且这两年市场波动一直很大,酒店业的黄金时期已过,想要回暖谈何容易。

    唐山海满脸不耐,推开他继续往前走:“这件事我会与基金代表商议,你不用管。”

    唐湛追上去:“上市势在必行,估值低也比还不出钱强制清算卖掉公司好吧?”

    如果申鑫基金不肯让步,时间一到,唐山海就必须拿出当年投资额的两倍来回购那12%的股份,一旦拿不出,就会连环触发协议里的相关条款,需要变卖自身股份来补足基金回报。

    这个售出的股份数量一旦超过50%,贵禾天怡就不再由唐家主控。

    唐山海在投资机构那边受了气,心情本就烦躁,做下的决定还要被唐湛质疑,简直怒火中烧。

    他口不择言地斥责道:“你懂什么?不要以为在国外念了几年书就能教你老子做事!这些公司决策不需要你来管,我还没死呢,你就想着要夺·权了?”

    唐湛说到底也是为了贵禾天怡、为了唐家,才会这样力劝唐山海,万万没想到会受到对方如此恶意的揣测。

    他做什么都是错的,因为他是那个本就不该出生的孩子,他不是唐千淼,不是唐山海的骄傲。

    “我没有那个意思,你不愿听我的,就当我没说吧。”唐湛举起手,示意唐山海冷静。

    吵了那么多次,他发现自己的心脏已经一次比一次强健,现在都不太会生气了。他对父母的感情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等到哪一天能完全不在意他们对自己的伤害,应该就能彻底走出来了吧。

    唐山海含着怒气冷哼了声,擦着唐湛头也不回离去。

    唐湛孤零零的身影在原地呆立片刻,长长叹了口气,最终调转方向快步赶了上去。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显示是郁泞川的来电,犹豫了几秒,他边走边接通了电话。

    “唐湛,我……”

    这不是一个谈话的好时机,加上唐湛还没将两人的关系理出头绪,他逃避似的语速飞快道:“抱歉,我这边有点事,晚点打给你。”

    那头静了一瞬,传来郁泞川低低的一声“好”。

    忙碌一整天,晚上唐湛回到休息的酒店,第一时间便将电话打给了唐千云。

    他已明了唐山海不会听自己的,然而唐千云是他钟意的继承人,担任着公司ceo的职务。她的话,唐山海或许会愿意听一听。

    唐湛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这边的情况,唐千云静静聆听,未了告诉他自己会同唐山海商量,她也觉得终止上市不是明智之举。他们已经做了那么多的前期投入,差临门一脚就要成功,这样放弃实在太可惜了。

    唐湛听到她也认同自己的想法,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唐湛与她没有别的能聊的,正待挂断电话,对方吞吞吐吐又叫住他。

    唐千云一向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行事手段就是在男人主导的商界也毫不逊色,能让她这样难以说出口的事,让唐湛十分好奇。

    “怎么了?”可能是姐弟间的心有灵犀,让他在一瞬间想起了上次酒会撞见的,她和方泽宁间的争执,“是不是,你和阿宁的事?”

    他猜的很准,准到唐千云都为他的敏锐感到惊奇。

    她低低叹了口气:“我打算和方泽宁离婚。”

    唐湛整个愣住了,他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幻听。唐千云和方泽宁相恋十几载,一直琴瑟和鸣,相濡以沫,前几个月终于修成正果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唐千云突然跟他说要离婚?

    “你开什么玩笑?”唐湛拿开手机看了眼日期,确定今天不是愚人节。

    “我没开玩笑。”

    “那孩子怎么办?”

    “生下来我自己养。”

    唐千云的语气无比坚决,没有一点开玩笑的痕迹,显然这是她深思熟虑后做下的决定。

    “阿宁他到底……怎么你了?”唐湛不明白是什么促使唐千云怀着身孕呢就如此迫切地想要离婚。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这死亡速度也太快了。

    “他是……”唐千云似乎难以启齿,“你不要管了,反正我已经决定了。”

    她是个有主意的女人,说到底也不过是知会唐湛一声,并不是想要听他的劝。唐家的孩子,再怎么不愿承认,其实骨子里还是遗传了唐山海的“倔”。这份倔让他们在做某些决定时,一锤定音,永不回头。

    唐湛并不想,也没立场干预他们夫妻间的事,唐千云既然通知了他,他只要“哦”就够了。

    心中存着一点唏嘘,他挂断了这通电话,回头再想给郁泞川回电话的时候,却怎么也打不通。

    这么晚了,他还在和谁打电话?唐湛盯着手机,有些烦闷。

    他发了一个“?”过去,想叫郁泞川看到了给他回电话,可直到他困倦地沉沉睡去,手机都没有响起。

    唐湛不知道,郁泞川正在连夜赶回温镇。他的电话已经打到发烫,可郁吉吉的哭声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停止过。

    “哥……大伯,大伯不会有事吧?”郁吉吉哭到打嗝。电话是郁丽借给他的,他就像抱着一根救命稻草般,蹲在医院空荡的走廊上,一刻不停地与对面的郁泞川说着话。

    他害怕,他需要听到郁泞川的声音。

    “没事的,你别怕,我马上回来了。”

    郁泞川的话就如定海神针,稳住了小小少年惊惶不定的心神。

    郁大磊在今天下午的时候突然就摔了一跤,一开始都以为他癫痫发作,可过了许久都不见他痉挛抖动,倒像是昏迷了。郁韦的爷爷觉得不对,叫来了村长等人,将他迅速拉到了镇上的医院。大夫一瞧,发现郁大磊有脑溢血的症状,赶紧进行了抢救,到这会儿都没有出来。

    郁吉吉哭得声音都哑了,巨大的惶恐袭上他的心头。郁大磊是他在这世间,除了郁泞川外最后的亲人了。他从小没有父亲,母亲也只当死了,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尝到即将要失去亲人的那种恐惧。

    虽然大伯身体不好,也不聪明,但他却对他们兄弟很好很好。他尽自己所能的保护他们,养大他们,疼爱他们,完全不求他们回报。他已经那么苦了,一生都没有过过好日子,老天爷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他?

    “哥,我好怕……”郁吉吉一想到最坏的可能,眼泪就止不住往外流。

    忽然,手术室的门打开,一名大夫走了出来,随后一台医疗床也紧跟着被推出来。

    郁丽连忙上前询问医生情况:“大夫,手术怎么样?成功吗?”

    郁吉吉紧张地连眼泪都忘了流,握着手机浑身都在发抖。而手机那头的郁泞川也屏住了呼吸,等着大夫宣判。

    “人是救回来了,但什么时候醒就不知道了,还要进一步观察。”

    听到不是最坏的结果,郁吉吉松了一小口气。

    “哥,大伯出来了,我,我先挂了……”他吸了吸鼻子,含着哭腔道,“你要快点回来啊。”

    郁泞川坐在火车上,还有两个小时才到目的地,就算再怎么想快也是没有办法的,但他还是尽可能地安抚着郁吉吉。

    “好。别怕,我马上到了,有什么情况再打我电话。”

    挂了电话,郁泞川疲惫地靠坐在列车连结处的走廊上闭上了眼。事出紧急,他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温镇,只能买了站票。

    从接到消息开始,他的神经就是紧绷的。虽然他一直在安抚郁吉吉,但其实他也怕,他太害怕从郁吉吉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了。甚至有那么一刻,他为将他们丢在温镇而懊悔不已。这会儿郁大磊好歹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他那摇摇欲坠的一颗心才算回到了原位。

    他太累了,好不容易松弛下来,竟然两分钟都不要就陷入了沉睡。也因此,他没来得及发现唐湛发给他的信息。

    第35章

    第二天一早醒来,唐湛查看来电和短信,仍然没有郁泞川的消息。

    “这小子……”他头发还乱着,神志都没完全清醒,就又给郁泞川拨了电话过去,可那头迟迟没有人接听,仿佛对方的手机被遗落在了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

    要说之前唐湛还只是烦躁,这会儿就有些着急了。

    一天一夜找不到人,信息也不回,对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唐湛从床上起身,光脚踩在酒店柔软的地毯上,来回踱了几步,给郁泞川寝室去了个电话。

    响了半天,就在唐湛以为没人要挂断的时候,那头终于被接起。

    “谁啊大清早的!”对面响起不耐烦的男声。

    唐湛知道大清早扰人清梦是自己不对,低声冲对方道歉道:“不好意思啊同学,那个,你们寝室的郁泞川在吗?”

    对面一静,那人再开口时语气和缓许多:“你找他啊,他请假回老家了,好像是家里人生病了。”

    唐湛五指一紧:“谁生病了?”

    “这个就不知道了,昨天下午走的,特别急。”

    唐湛谢过对方,挂断了电话。

    他有些恍惚,昨天下午,不就是郁泞川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吗?

    当时他是怎么回复他的?说自己在忙,不方便说话,要晚些时候再打给他。

    唐湛双拳猛地锤在墙上,懊恼地简直想要狠狠揍自己一顿。在郁泞川需要他的时候,他自己在那矫情什么劲儿啊!

    他用手机查询了最近的一班前往江城的飞机,发现就在今天下午,还有不足四个小时起飞。

    他赶忙洗漱穿衣,整理行李,一阵ji飞狗跳,才总算将自己收拾妥帖,奔出房门。

    行到酒店门口,门童替他拦车,并将行李放到了后车厢。唐湛坐进副驾驶,与司机说了去机场,起步后,才拿出手机给唐山海拨了个电话。

    铃声响了片刻,那头接了起来,毫不客气道:“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唐山海的声音听着不像是刚睡醒,唐湛也不跟他啰嗦,直接回了一句:“你既然终止了上市计划,那也没我什么事了,我这边遇到点事,先走了。”说着不等唐山海再说什么,利索挂了电话。

    唐山海看他反正也不顺眼,不如就让他继续当个忤逆老子的不孝子吧。

    郁泞川自昏暗的室内睁开眼,抹了把脸,从床上坐起身。接着摸到床头的烟盒,点燃一支烟抽起来。

    他昨天半夜才下火车,赶到医院时已经快要天亮。然而加护病房每天只有半小时探视时间,一次还只能进两位亲属,他到了也见不了郁大磊。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没人知道郁大磊到底什么时候醒。

    郁泞川索性让郁丽将郁吉吉带回去,自己在医院附近的招待所开了间单间,打算一直住到郁大磊情况稳定离开加护病房为止。

    烟抽完,他看了眼墙上的钟,发现已经快到探视时间了,简单洗漱后,连饭都没吃就奔向了医院住院楼。

    加护病房不能进电子设备,郁泞川便将手机留在了那间逼仄破旧的小房间内。

    郁大磊身上cha着各种郁泞川叫不出名字的管子仪器,头上网着纱布,眼皮紧紧合着,任郁泞川怎么呼唤都没有反应。

    见他这个样子,郁泞川眼眶抑制不住地发起热来。半小时后,护士来赶人,郁泞川拖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住院楼。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好待,只能往招待所走,路过包子铺时,买了两个r_ou_包凑活着果腹。

    走到门前掏出钥匙,刚要cha进钥匙孔,屋里的手机就响了。

    怕是医院联系他,郁泞川加快动作开门进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是唐湛的来电。

    他迟疑片刻,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唐湛夹着电话,拖着行李,伸手拦车,刚拦到,因为行动不便慢了一步,被人捷足先登。

    “c,ao!”他对着车尾气小声骂了句,发现手机接通了,连忙转换了语气道,“小川,你现在在哪里?”

    他已经抵达江市,只要拦到车,一个小时就能到温镇。

    “我在学校。”

    郁泞川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可唐湛的心脏还是因为他这句显而易见的谎言一下子揪紧了。

    “小川,我打电话到你寝室去过了。”唐湛干脆没有形象地坐到箱子上,耷拉着脑袋与他讲电话,“你同学都和我说了。是不是大伯的病情出了什么问题?”

    郁泞川可能没想到自己的谎言会拆穿的这样轻易,懵了会儿没有出声。

    “小川,我已经到江市了。你给我个地址,我去找你。”

    郁泞川骤然回神,诧异道:“你到江市了?”

    唐湛扯着行李箱上的信息条:“见面再说,你快给我个地址。”

    “就在你上次住院的那个医院。”郁泞川道,“大伯昨天突然脑溢血送过来的,幸好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就是人还没醒,需要住在加护病房。”

    唐湛原本以为是郁大磊的癫痫有所反复,才让他匆匆赶回温镇,结果竟然是如此凶险的毛病。

    他远远看到有辆空车过来了,连忙道:“我先挂了,等到了再打你电话。”

    他这回,呲溜一下就钻进了后车座,先一步夺得了这辆出租车的使用权。

    郁泞川低头看着手机,对着通讯录里唐湛的名字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他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也就无从知晓,自己笑得有多温柔。

    就着凉水吃完了两个包子,郁泞川又给郁丽打了个电话,感谢她这两天的帮忙。

    “谢啥啊,都是自家人。”郁丽关心地问起郁大磊的情况,又说等人从加护病房出来了,就要郁泞川回海城读书去,“我和村长他们都商量好了,到时几家人轮流照顾大磊叔。你放心,一定给你照顾的妥妥帖帖的!”

    郁泞川微微张着唇,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有些酸楚,又有些感动。

    “谢谢……”他只能不住地,反复地说着“谢谢”两个字。

    “别谢别谢,村长说了,你是咱们村唯一的大学生,我们这些大人有义务为你免去后顾之忧。你只要安心上学就好,家里的事就交给我们。”郁泞川从小就苦难加身,能读这个大学极为不易,能为他做一点是一点。郁丽是十分热心肠的人,秉持着同村同姓一家人的理念,是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好谢的。

    最后,郁丽说这两天会好好安抚郁吉吉,等周六不上课了就带他去医院看郁大磊,又嘱咐郁泞川好好照顾自己,这才挂了电话。

    在他以为终究逃不过天意难为时,老天却偏偏让他看到了一抹又一抹的微光,如冰冷暗夜里的暖阳,照亮他灰暗的前路。

    郁泞川握着手机,坐在床尾,既是直抒郁气,又是感慨万千,于寂静的室内长长呼出口气。

    命运给了他厄运,也给了他无比的幸运。

    唐湛拖着箱子,浩浩荡荡赶到医院,又照着名字找到了郁泞川栖身的那家招待所。

    这个设施和卫生条件,不要说比不上诺亚的五星级,就是街边一家两星级的酒店,恐怕也是比不过的。

    前台看到他连问也不问,直接让他进到了里面。

    他对着房号,一间间找过去,找了两分钟,终于停在了一扇房门前。

    他敲响房门,很快听到薄薄的门板后传来了脚步声。就这一会儿等待的功夫,他竟感到了一丝没来由的紧张。

    老实说,如果是周晖或者孙嘉然的亲人生病住院,他或许会替他们担忧,但绝不会千里迢迢从一个城市打飞的赶到另一个城市,只为了……为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

    稀里糊涂,火急火燎,就想马上、立刻赶到对方身边。

    这样明显,几乎要跃出胸膛的激烈情感,难道还不够清楚明了吗?

    他心疼对方,爱护对方,急对方所急,想对方所想,到底是因为把他当弟弟,还是因为……觊觎已久?

    他捂着心口的位置,这里正为着能见到对方而感到欢欣雀跃,他已经没有办法自欺欺人。

    房门缓缓打开,郁泞川盘靓儿条顺儿地出现在唐湛眼前,简直让人眼前为之一亮,连破败老旧的招待所,都仿佛被他照亮了那么一点。

    郁泞川刚要启唇,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唐湛一把扑上来抱住了。

    “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

    唐湛在郁泞川耳边轻声念着,就如昨夜郁泞川隔着手机安抚郁吉吉那样,带着抚慰人心,叫人平和下来的力量。

    郁泞川做惯了别人的支柱,在唐湛抱住他之前,他从不觉得自己需要依靠。可当唐湛抱住他那一瞬,他的心突然如同一团在火中融化的玻璃,前所未有地柔软下来。

    仿佛所有压抑的情绪,都在等着这一刻的到来。

    郁泞川在僵硬片刻后,更用力地回抱住唐湛,鼻尖抵在他的肩头,深深地吸取着对方身上带着烟草气息的体味。

    第36章

    招待所虽然又破又小,却是离医院最近的一家旅社。唐湛知道郁大磊的情况随时都会有变化,为了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也只有这个选择。

    郁泞川原以为唐湛只是暂时过来看一看他,坐一会儿就要去诺亚,毕竟那里环境好,住得舒服,没想到对方箱子一开,拿出各种东西摆到了桌子上。

    郁泞川越看越不对:“你做什么?”

    唐湛将自己的发蜡摆好,电动剃须刀摆好,笔记本摆好,不大的桌面上瞬间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留下来陪你啊。”

    郁泞川环伺了一圈周围,墙上霉点重重,被褥和床单上满是可疑的污渍,就连窗户玻璃上都结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医院走廊的环境恐怕都要比这里好,唐湛一个大少爷,哪里待得惯?

    “不用……”他一把抓住唐湛的手腕,阻止他再继续往外掏东西,“你去诺亚住吧,加护病房一天就开半小时,我一个人在这足够了。”

    唐湛都追到这个地方来了,再让他走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的。

    他反手握住郁泞川的手掌,半真半假道:“我赶了一天的路,现在好累,你让我在你这儿睡一晚吧,明天我再走。”

    他的要求合情合理,郁泞川不疑有他,只是……

    “这张床我们两个睡有些小,”他看着身后1米2的床,为难道,“要不我再去给你开间房?”

    唐湛没觉得这床小,不仅不小,该说这床实在是太正好了。

    “不小不小,干嘛浪费这个钱,凑合一晚得了。”唐湛制止他,一屁股坐到了并不柔软的床垫上,往后躺下去,“侧着睡还是挺宽敞的。”

    平时花钱眼也不眨的人,今天教育他不要浪费?郁泞川心道这太阳明天怕不是要打西边升起吧?

    既然唐湛自己都不介意这简陋的条件,郁泞川便不再劝他。反正就一晚,将就将就也就过了。

    招待所破归破,但该有的设施却一样不少,连转身都难的一间房里,还给配了浴室——只是喷淋都生了锈,水也时冷时热。

    待唐湛洗去一路风尘,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就见郁泞川已经给他从外面买来了饭。

    疲劳在洗好澡之后稍有缓解,肚子却在闻到饭香后更饿了。唐湛说了声谢谢,接过那盒盖浇饭,心满意足地坐在床沿扒拉起来。

    郁泞川看他头发还在滴水,轻叹一声,将挂在他脖子上的毛巾拿过来,单膝跪在床上替他擦起了头发。

    唐湛享受地微眯了眼,彷如一只餍足的猫。

    他刚刚明了自己的心意,这样亲密的互动对他来说简直太刺激了。

    痛并快乐着,大概说的就是他此时的状态。

    他想要亲吻对方,抚摸对方,拥抱对方,可他又知道,自己只要越界一步,就会毫无疑问的惹怒对方。或许还会觉得他和郑德庆是一类人,都是贪图他年轻的r_ou_体,才会这样帮他。

    唐湛想到自己提出要资助郁泞川那晚,对方误以为他想睡他,当时那个脸色,那个表情,吓人的很,唐湛一辈子都忘不了。

    第10节

    第10节



    第10节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