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想 - 第7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7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7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7节

    唐湛看他干净利落将人撂倒,眼都不带眨地一脚踩在对方胸口,都怕他把人肋骨踩断了。

    唐湛到底是公子哥,仗着对方几人喝醉酒行动迟缓淘到不少便宜,但终究缺乏群架经验,手段不够龌龊。

    打架不是以武会友,逼急了,随便抄起一样都能往对方身上招呼。

    唐湛都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郁泞川突然惊恐地瞪大了眼,冲他张开嘴要喊什么,下一秒头上一阵剧痛,耳鸣得厉害。

    他感到有液体顺着头顶流下来,遮挡了他的视线,让他摇摇欲坠。

    女孩的尖叫隔着层棉花一样传到他耳朵里,他往地上倒去,意识逐渐模糊。

    “唐湛!”郁泞川慌张地冲过来将他一把抱住,而在这时他的身后,几名穿着制服的保安也涌了进来。

    四名醉酒闹事的客人最终被制伏在地,警车与救护车同时赶到,该进局子的进,该送医院送。

    唐湛脑袋开花,缝了八针,还剃掉一块头发。

    郁泞川陪了他一夜,注意他吊的点滴,还要定时给他量体温看他有没有发烧。

    唐湛中途迷迷糊糊睁了次眼,看到床边坐了个人,他还没开口,对方就将手掌温柔地探上了他的额头,还用沾水的棉签润shi他的下唇。

    “没事了,还难不难受?”

    那只手掌凉凉的,贴着他微热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想要发出满足的喟叹。

    “嗯……”他含糊着,拖长了音回了一声,想要借此得到更多的安抚。

    果然,下一秒那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用着轻哄的语气道:“没事了,很快就没事了,醒了就不难受了。”

    唐湛再次睁开双眼彻底清醒时,天已经亮了。床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王经理,还有一个竟然是方泽宁。

    他的头还隐隐作痛,犹在梦里。

    “你……”

    他见鬼似的盯着方泽宁,被对方强势又不失温柔地按了回去。

    “别起来,小心你的伤口。”

    唐湛只好躺回去:“你怎么来了?”

    方泽宁高大俊朗,可能因为职业的关系,责备起人来,总有种训学生的感觉。

    “你出了这么大的事,王经理怎么可能不告诉爸爸。”方泽宁替他掖了掖被子,“爸爸让我来把你带回去,我昨晚连夜就赶来了。”

    唐湛一听要强制带他走,不是很乐意:“我没事……”

    方泽宁神情还是很温和,声音却有些冷:“你缝了八针,这不叫没事。”

    唐湛最怕他这样,每次方泽宁生气,他都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大气不敢喘。

    王总趁机也劝他:“青山绿水再好,海市才是你的家,你要是实在喜欢这里,几个月来一次当度假就是。”

    唐湛嗫嚅着,想说自己还有好多事没办呢,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在温镇,并没有不得不留下来的理由。

    几人说话间,病房门口又进来一个人。

    郁泞川守了唐湛一夜,怕唐湛醒了会饿,特地去外面买了些早点回来。他才离开二十分钟,想不到唐湛就醒了,病房里还多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生面孔。

    “小川!”唐湛第一时间注意到对方,忍不住双眸一亮。

    伤痛和见到方泽宁后形成的沉郁心情,仿佛也在瞬间恢复了鲜活。

    方泽宁顺着他视线看向来人,见一个长相惊艳的少年人拎着个塑料袋就进来了,不由疑惑道:“这位是?”

    王总给他介绍:“这位是小湛在这里交的小朋友,叫郁泞川。”他又指着方泽宁对郁泞川道,“这位是小湛的姐夫,听说他受伤了,特地从海市赶过来的。”

    郁泞川这时也正好走到他们跟前,他朝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转身将手里袋子放在了床头柜上。

    “这什么啊?”唐湛问。

    “粥。”他刚松开手,方泽宁就接替了他,将塑料袋打开,把里面的粥取了出来。

    “我喂你吃吧。”方泽宁掀开盖子,对着还很烫的粥吹了吹,“不过要等凉一点才行。”

    唐湛撑着半坐起来,伸手道:“阿宁,不用了,你给我我自己吃吧。”

    在听到唐湛叫对方“阿宁”时,郁泞川的睫毛不可抑制地轻颤了下。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两眼方泽宁,又去看唐湛。看唐湛时,他可能太过入神,以致被对方发现了。

    “你是不是有话说?”唐湛被他盯视的怪怪的,抬眼问道。

    郁泞川丝毫破绽不露,淡定地和他道了别:“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上班了。”

    王总正好也要走,两人便一同走了。

    第22章

    消毒水气味浓郁的病房内,一共有两张床,唐湛占了一张,另一张床暂时空着,没有人睡。

    剩下他和方泽宁两人独处,唐湛不自觉有些紧张,这种紧张由来已久,要追溯到他少年时期,倒不是因为与对方久别重逢的关系。

    方泽宁看着他头上的“补丁”,先前的温柔严厉通通化为了一声叹息。

    “千云怀孕了,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他在床边陪护椅上坐下,手上不停搅动着勺子,“就后天吧,你跟我一块儿回去。”

    唐湛一听,头更疼了,打着商量道:“我这才刚受好伤你就让我坐飞机,你也不怕我伤口线绷开啊?要不你先回去,等我伤好了我再跟上。”

    方泽宁没说话,将手里稍稍冷却的粥碗递给他。

    “谢谢。”唐湛接过了,就着另一个小碗里的腌萝卜愉快地吃起来。他以为方泽宁是妥协了,没想到对方是在憋大招。

    “千淼的忌日快到了,你真的不回去吗?”

    唐湛心头一颤,立马呛咳出声,手抖得要将粥泼出来。

    方泽宁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忙接过他粥碗,替他拍背顺气。

    好半天唐湛才止住了咳,脸都涨红了。

    方泽宁真是了解他,只一句话就正中他死x,ue,让他无力反抗。

    “行吧,之前在国外很多年没去给大哥扫过墓了,今年怎么也要去一次,不然大哥该生气了。”唐湛苦笑道。

    方泽宁闻言揉了揉他脑袋,一如小时候那样,不过避开了他的伤口。

    “他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他永远不会生你气的。”他虽然笑着,眼里却涌现一抹伤感。

    唐千淼是他们多年来共同的心病,腐烂生疮,惶惶难安,不得摆脱。

    郁吉吉正睡午觉,突然被院子里凄厉的ji叫给惊醒了,他连拖鞋都顾不得穿,踹起床上一根痒痒挠就冲了出去。

    “哪个龟儿子敢动我家的ji?”他举着痒痒挠,气势十足道。

    郁泞川蹲在ji窝前,手里按着只老母ji,闻言缓缓回头。

    “你说什么?”

    郁吉吉顷刻间打了个寒颤,说话都不利索了:“哥,哥你怎么在抓ji啊?”

    郁泞川拎着ji翅膀站起来,简洁明了道:“炖ji汤。”

    郁大磊站在一边见证了他抓ji的全过程,此时满脸心疼不舍,脸都皱成了一团。

    “没,没了。”这几只ji鸭一直下蛋勤快,承担着郁家的主要营养补给任务,没了哪一只都是巨大的损失。郁大磊每天早晨去ji窝鸭窝掏蛋是最幸福的时刻,他只会从一数到十,当蛋的数量超过十枚时,他就能开心一整天。

    郁吉吉走过去抱了抱他,安慰道:“没事,我们还能再孵小ji。”

    其实他心里乐开花。

    他哥终于要炖ji了啊!他都多少年没喝过ji汤了!老母ji汤啊!想想都流口水!

    郁泞川干净利索地将ji放血拔毛去内脏,游刃有余地一点不像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人。这ji要是让唐湛杀,他能举着菜刀和ji打起来,就算再加周晖和孙嘉然,都不一定能打赢。

    ji汤炖了一下午,炖的满院飘香,郁吉吉跟只小狗似的蹲灶间门口,眼都等绿了。

    终于,郁泞川端着锅子走出来,郁吉吉欢呼着一路跟在哥哥身后,像只蹦蹦哒哒的小袋鼠。

    “你们先吃,不用等我了。”郁泞川将锅子放到桌上,一口汤都没坐下来尝便又往外走。

    郁吉吉探头正要掀盖子,闻言奇怪道:“啊?你去哪里啊?”

    “去医院。”郁泞川去灶间拿了之前盛出来的一罐ji汤,推着自行车就走了。

    唐湛躺在医院,百无聊赖,也就一天,觉得自己就快长霉了。

    他也不是伤重到不能自理,方泽宁下午来看了下,坐了两个小时就又回酒店了。他是硕导,经常要带学生,的确不能久留。

    唐湛最好他不要来,这样自己也能轻松些。

    他没事做,就想发短信跟郁泞川聊天,可发出去的短信都是石沉大海,好半天没人搭理。

    难道在忙吗?

    他死鱼一样瘫在床上,久违地体验了一把空虚寂寞冷。

    正在他在犹豫要不要下楼走两圈消磨下时间时,有人推门而入,他一看,竟是满头大汗的郁泞川。

    他倏地从床上弹起来,因动作太猛牵动伤口,痛得嘶了声。

    郁泞川将ji汤放床头柜上,肌肤因为在烈日下骑了一个小时的车,微微发着红。

    “克制一下,知道我给你送ji汤来也不用这么激动吧。”他衣服都叫汗水染透了,发根里shi漉漉的,就跟刚洗完澡一样。

    “来就来呗,带什么东西啊。”虽是这么说,但他还是积极主动地将罐子抱进怀里,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盖子,油黄的ji汤里,沉淀着大块的jir_ou_和ji血,“哇,好香!”他深深吸了口气。

    “你吃吧,我先去洗把脸。”唐湛屋里有个小洗手间,郁泞川之前流了太多汗,被空调一打身上黏糊糊的,就想稍微用水冲一下。

    “用我的毛巾吧,上面蓝色那条。”唐湛嘴里边咬着r_ou_边道。

    郁泞川进了洗手间,一眼看到那条蓝色条纹毛巾。

    他取下来过水拧干,按在了自己脸上。

    清新的薄荷香扑面而来,呼吸间窜入肺腑,每个细胞都仿佛凉快起来。

    他擦完身从洗手间出来,唐湛还在啃ji腿。

    “这ji汤好好喝啊,你在哪儿买的?诺亚的厨子炖的吗?”

    郁泞川坐到床边,白衬衫的纽扣解开两个,露出明显的锁骨。

    “这就是我们家那只你觊觎已久的老母ji,怎么样,终于吃到了,开心吗?”

    唐湛瞬间呆住,连咀嚼都忘了。

    “你把你们家宝贝炖了?”他还记得郁吉吉的话,这ji是郁家三宝之一,要炖要杀,得先跨过郁吉吉的尸体。

    现在ji死了,吉吉何在?

    “放心,就炖这一只,其它的别说你,我都不给碰了。”再杀ji,大伯该跟他拼命了。

    知道这份ji汤的可贵,唐湛越发珍惜,没一口汤都细细品味,每块ji都吃到只剩骨头渣。

    “你喝过没?”唐湛突然抬头问郁泞川。

    “喝过了。”郁泞川眼也不眨道。

    唐湛心满意足地解决了一大罐ji汤,摸着饱胀的肚皮躺到床上,觉得世间再美不过如此。

    但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回到海市,他的表情又有些垮。

    “小川,我有件事要和你说。”他坐起身,满脸严肃。“明天我就要跟我姐夫回家了,那个合同我已经让律师在拟,等做好了就给你寄过来。你可以继续在温镇待到报道为止,我会在海城等你。”

    郁泞川以为他要说什么,凝神听了两句,心里一松。

    “我还当什么事……那你一路小心,别碰着伤口。”

    郁泞川原本坐一会儿就要走的,但唐湛以太阳大天气热不宜骑行为由,将他一直留到了太阳下山。

    十五公里,郁泞川又骑了一个小时才到家。

    郁吉吉在里屋写作业,郁大磊一如往常在看电视,饭桌上留着一碗白米饭和一大碗ji汤。郁泞川原本一只ji腿给了唐湛,留下一只是给郁吉吉吃的。可那唯二的一只ji腿,现在却静静躺在碗里,一口未动。

    显然,郁吉吉是将最好的部分留给了哥哥。

    郁泞川不自觉唇角微扬,坐下大口吃起耽误许久的晚饭。

    第二天,唐湛是一早走的,没办法,温镇那小机场一天就一个航班去海城。

    他睡眼朦胧跟着方泽宁一路过安检,托运行李,再过安检,躺椅子上等登机的时候,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等了半小时,终于通知商务舱能登机了,唐湛懒洋洋起身往机舱走。

    等坐进客舱,唐湛就想睡觉,眯了会儿,突然感到手机来短信了。

    他这才想起还没调飞行模式,慢悠悠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是郁泞川的道别短信。

    “一路平安。”

    这小子时间掌握的真好,好像知道他什么时候飞一样。

    唐湛笑了笑,回道:“期待再次相遇。”

    郁家那一方小院内,郁泞川收起手机,头顶上方的蓝天恰好飞过一架飞机。

    他眯眼看去,飞机在天空中划下一道道白痕,最终消失在视野中。

    第23章

    由于唐山海的吩咐,唐湛与方泽宁一下飞机便直奔了唐家。

    唐山海不仅是贵禾天怡的掌·权者,也是唐家说一不二的土·皇帝,他说要一起吃饭,那一家人无论如何都要到齐的。

    等到了唐家,还未进门就听到唐玉芬、唐千云与严婧三个女人说笑的声音。

    “我跟你说啊,孩子长得很快的……”

    “我给你的ji,ng油记得涂,防妊娠纹的。”

    两人走至客厅,严婧先看到他们,忙起身招呼:“哎呀,你们可算回来了,先休息休息,要六点开饭呢。饿吗?要不要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

    唐湛对这个小妈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人前就万事周到让人挑不出一点刺,人后则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从来不来搭理你。ji,ng明且装,让人受不了。

    “不用,我累了,先去睡一觉。”唐湛说着就往楼上走。

    方泽宁也有些项目上的事要处理,与三人短暂的聊了几句后,拎着电脑包也上了楼。

    唐湛一觉睡到佣人叫吃饭,打着呵欠起身,随意洗了把脸便往楼下餐厅走。

    这顿饭,除了唐玉芬的丈夫有应酬,和严婧生的老四因为读的国际学校,有严格寄宿制度没能回来,其他唐家人都到齐了。

    唐山海坐在主位,不时与唐千云等人闲聊两句,谈谈孩子,谈谈公司,还会谈论方泽宁带的学生,唯独不与唐湛说话。

    唐湛也乐得轻松,能好好吃饭,他现在头上开花,想也知道唐山海会怎样斥责他胡闹,如今冷处理,对他俩都好。

    如果唐千淼还在,他一定能成为令唐山海满意的继承人,毕竟他一直都很优秀。

    唐湛喝汤的动作停滞了般,盯着碗里的汤有些出神。

    饭桌上的氛围安静又压抑,山珍海味吃到嘴里都变了味儿,还不如郁泞川炒的大白菜好吃。

    他应该属于这里,但他却更怀念温镇。

    “怎么了,小湛?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唐玉芬就坐在唐湛身边,见他突然不吃东西发起呆来,有些担心地问道。

    唐湛冲她笑了笑:“没,我吃着呢,刚刚在想事情,有些太投入了。”

    唐山海一餐饭吃完,用餐巾抹了抹嘴,隔着长条桌对唐湛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你姑姑让我给你找点事做,不然你整天往外跑,惹一身事回来。”

    唐湛发现嘴里的汤都变味了,只好放下勺子,做出虚心受教的模样,认真但不走心地听唐山海唠叨。

    其他人低头自己吃自己的,将餐具的声音降到最低,不会有人突然cha话或者打断唐山海说话,在唐家,他稳坐“独·裁者”宝座。

    “等你伤好就进公司帮忙吧。”

    唐湛一愣,连严婧都诧异地抬头看向说话的丈夫,一时连伪装都忘了。

    “让我进公司?”以为自己所学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唐湛的内心骤然升起些兴奋和期待,然而唐山海下一句话,彻底将这些通通打消。

    “就做我的特别助理,好好收收心。”

    一听是个没有实权如同闹着玩的助理职务,严婧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努力压下唇角,再次低下了头。

    这兜头一盆冷水,浇得唐湛浑身发寒,手指控制不住地发颤。他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努力证明自己,到头来只配在自家公司当个助理?

    他多想现在拍桌而起,大吼一声:“老子才不干!”

    可当他抬起头与唐山海深沉的眼眸对视时,便如捏扁的游泳圈,气势一去不复还。

    最终他僵着脸,干笑着点头:“好的,爸爸。”

    虚伪得连自己都唾弃自己。

    唐玉芬并不太懂这些,一听唐湛进了贵禾天怡,无论什么职位她都挺开心。严婧家人多有在贵禾天怡担任要职的,俨然就是公司里的第二大姓,没道理外戚都进了,让唐湛这个正宗“皇室子弟”落单。

    “挺好的挺好的,你姐姐正好要休产假,这段时间你就多帮帮你爸爸。上班要专心,可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听到没?”

    唐湛点点头:“听到了。”

    帮什么呢?做点会议记录,倒倒水,打印文件吗?这些事就是唐佳聪那小子都能做,唐山海让他一个海归mba做这个,和磋磨他有什么区别?

    唐湛闭了闭眼,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怒火。

    方泽宁看了眼唐湛,又看了眼身边的妻子。唐千云注意到他的视线,冲他微微勾唇,然后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他们是不可能改变唐山海想法和决定的,又何必参合进去,弄得大家都不开心呢。

    吃完晚餐,唐湛以身体不适为由直接回了房间。

    一进门,他就冲到床边将枕头和靠枕全部摔到地上,发泄着自己的怒火。期间他还拿起了床头一部电话,刚要摔,想到这之后到要引来多大麻烦,咬了咬牙又给放了回去。

    他发丝凌乱,呼吸急促,呈大字型倒到了床上。

    “我活的怎么这么憋屈呢?”

    就这么躺了阵,睡意没躺出来,脑子里反而越来越乱,全都是这些年唐山海和林雪莹对待他的桩桩件件。

    他深深吸了口气,又再吐出,觉得这样不行,翻了个身,拿出手机播了个号码。

    对面一接起,唐湛就说:“帮我转客房部谢谢。”

    对面挂断,又响了两声,电话再次被接起,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悦耳男声。

    “喂?这里是客房部,有什么能为您服务?”

    唐湛不自觉唇角泛起微笑:“你能不能记一下我的手机号?”

    对面一静,接着那礼貌又机械化的语气一下子变了。

    “你到家了?”变得更为自然,也更放松了。

    “早到了,我晚饭都吃好了,你吃了吗?”

    “吃了。”

    唐湛顿了片刻,话都到嘴边了,终究还是没把一肚子委屈说出来。

    郁泞川年纪比他还小,也不是他什么人,和对方说这些家长里短的糟心事,总觉得有点丢面子,显得他很幼稚。

    “我已经好几天没洗头了,现在头痒的要死,你说我该怎么办?”

    郁泞川也很直接:“除了忍耐,没有别的办法。”

    “你说我能避开伤口洗吗?”

    “技术过硬的话,可以试一试吧。”

    唐湛笑起来:“再不洗真的要臭了,我今晚就试。”

    “唐湛。”郁泞川突然叫他,“你没事吧?”

    他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就觉得唐湛似乎情绪不高。

    唐湛被他问的哑口无言,他一下失了声,盯着天花板眼眶发起热来。

    一句简简单单的“没事吧”,就让他严防死守的心墙裂出一道缝,透出脆弱的模样。

    “没事啊,怎么这么问?”

    “没事就好。”郁泞川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太久。

    两人聊了十几分钟,等挂了电话,唐湛情绪奇异的平静不少。

    唐湛在家养了几天,等终于熬到伤口拆线,又是生龙活虎一条好汉。

    孙嘉然和周晖知道他回来了,约他出海开游艇party。

    唐湛想着在家也是闷屋里,都要闷发霉了,就去了。

    一去才知道不是好兄弟局,是网红局。

    孙嘉然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男男女女,一群人自他上船就开始围着他叽叽喳喳,吵得他头都开始痛了。

    “我为什么要来?简直是遭罪。”唐湛手里举着香槟,终于短暂的脱身,和孙嘉然、周晖吐槽起来,“一个个身上香的呕人,熏r_ou_呢?”

    孙嘉然一手cha兜,帅气地同唐湛身后的两个比基尼美女飞了个媚眼。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情趣?三个大老爷们出海有什么好玩的,有娇花作陪才是人生乐事啊。”

    周晖也说:“这几个可是我和老孙千挑万选来庆祝你大病初愈的,你看他们的身材,长相,谈吐,绝对是现在网红圈的这个!”说着他翘起大拇指。

    唐湛不屑地扯了扯唇角,还这个呢,一个个长得都差不多模样,男的就走yin柔路线,女的就走妖艳路线。

    他忍不住道:“还没郁泞川长得好看呢。”

    话一出口,对面两个人都不约而同惊诧地看向他。

    “那你要求也太高了,大哥。”孙嘉然抱拳,“恕小弟实在办不到啊!”

    “看来只有我自己上了,来吧,不要不好意思。”周晖作势挨近唐湛,要去亲他。

    唐湛一把推开他就往船舱逃,边逃边笑骂:“滚你大爷的!”

    唐湛不太愿意住在唐家,一来家里常年只有严婧这个小妈在,不太方便,二来他也是奔三的人了,总该独立生活了。

    唐山海倒是没什么意见,他自己一年到头在家的时间还没唐玉芬来串门多,并不在意唐湛是不是一定要住家里。

    在温镇时,是唐湛开车载着孙嘉然和周晖到处看楼盘,等回到海城,就成了孙嘉然和周晖陪他。

    好在唐湛目标比较明确,几人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就选中了满意的一套高层公寓。

    “为什么选这里啊,你是钱不够了吗?要不要我和老孙支援你一点?”周晖从窗户望出去,就能看到马路对面华海大学葱葱郁郁的校园。

    唐湛还挺满意的,大小正合适,离贵禾天怡总部也不远,最主要是……对面就是郁泞川就读的华海大学。

    “你管我,我就喜欢这里。”他走到周晖身旁,勾着他肩膀深深吸了口气,“年轻的气息,多闻点可以让人恢复青春。”

    “我劝你少闻点,这气息和雾霾有点像,当心肺吸坏了。”孙嘉然打量着全ji,ng装修的布局,负责跟中介讲价,“你看这地板有点响声,是不是降个几万?”

    最终,中介问过卖家,给唐湛便宜了两万块钱。

    三个平时出个门吃顿饭都要好几千的人,因为这两万块钱,高兴得跟一百来斤的孩子一样。

    第二十四章

    唐湛的合同在一周后便寄到了,郁泞川签完还给按了指印,以示郑重。而就在他将合同寄出的隔天,唐湛第一年的“助学贷款”就打到了他的账户上。

    郁泞川的账户上还从来没有这么多钱过,他拿出一部分,带郁大磊去市里的大医院看了病。

    郁大磊的癫痫属于继发性癫痫,没有脑部病灶,并不能通过手术治愈,也就是说,他需要终身服药。

    多年前郁泞川的爷爷奶奶也曾带郁大磊看过大夫,只是一听说看不好,药还不便宜,他们便打了退堂鼓,不给他治了。

    对于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实在没有更多的钱和ji,ng力花在一个傻儿子身上。

    医生为郁大磊重新做了检查,制定了治疗方案,等拿上配好的药,郁泞川便带着郁大磊回家了。

    临走前,他将郁大磊和郁吉吉托付给了郁韦家,又跟村里能打上招呼的人家都打了遍招呼,让他们帮忙照看。

    郁丽让他放心去读书,说就凭他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都要替他断了后顾之忧。

    郁韦那小屁孩更是勾着郁吉吉肩膀向他保证:“泞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郁吉吉的,他待在我们家一天,我就绝对不会让他受委屈。”

    那模样,跟新姑爷对着老丈人指天发誓要对新娘子好一辈子似的。

    确定了去海城的日子,郁泞川直到前一晚还在上夜班,连陈经理都佩服他这样勤工俭学,说要让自己女儿也好好学学。

    《千只鹤》已经还回图书馆,郁泞川百无聊赖,看起了酒店报刊栏里的杂志。

    里面有一篇关于贵禾天怡董事长唐山海的采访,郁泞川从姓氏和职位上,猜出他就是唐湛的父亲。

    采访稿中,唐山海对自己的女儿多有提及,赞誉有加,大有百年后将贵禾天怡交到这位女儿手中的意思。

    从头到尾都没提唐湛啊。

    正看着,座机响了,他头也不抬地接起来,嘴里说着千篇一律的套词。

    “不是让你记我手机了吗?怎么还认不出?”

    带着低笑的男声,成功将郁泞川的注意力从杂志上转移。

    “你能不能不要老打这个电话,很影响我工作。”他唇角带着笑,偏又要装作一本正经的语气。

    唐湛才不会被他骗到:“你是要冲业绩吗这么认真?明天你都走了,我也不会打了,最后一次。”

    “那你快说什么事。”

    “明天几点到海城?”

    “下午五点。”

    “那我正好来接你,然后带你去吃饭。”

    郁泞川始终觉得,唐湛帮他的已经太多,他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对方更多的帮助,也不想再麻烦他。

    “其实你不用来接我的,我自己去学校就行。”

    唐湛当然不会跟他说他现在就住在华海对面:“别这么客气啊,我反正没事做。你第一次来海城,我总要一尽地主之谊的。”

    好意难拒,郁泞川最终还是经不住唐湛的磨,接受了对方来火车站接他并且一起吃饭的提议。

    唐湛这下满意了,又讲了小半个钟头,这才挂了电话。

    待到郁泞川出发那天,村长开着自己那辆桑塔纳2000,亲自送他到了火车站。

    郁吉吉挥泪送别,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全了,光会喊“哥”,每一声里都包涵了浓浓的不舍。

    郁大磊只知道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能带上他们,一开始还有些不开心。但等到了车站,见郁泞川真的要走了,他便也跟着抹起眼泪。

    “要好好吃饭,记得……记得回来。”他紧紧握着郁泞川的手,粗粝的掌心宛如砂纸一般。

    背井离乡,第一次远别亲人,虽是为了追逐梦想,可郁泞川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摸了摸埋在他怀里的小脑袋:“要好好照顾大伯。”

    “嗯!”郁吉吉闷闷应了声。

    离别的时刻终究还是到了,郁泞川挥手向三人道别,拎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进了车站。

    夏翰在一周前到达了海城,刚安置好,他便马不停蹄开始了工作。

    久安资本享誉全球,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创业者往他们邮箱递商业计划书,也就是bp,能从众多商业计划书中脱颖而出并被召见的,寥寥无几。

    而杨永逸意外地成了那个少数幸运儿,受到了夏翰的约见。

    到了约见日,他战战兢兢走进会议室,发现除了久安资本中国区的老大,还有位衣着得体的年轻帅哥坐在一边。见他紧张,那人还冲他友好地笑了笑。

    “这位是我们公司的gp之一,唐湛。”夏翰向他介绍。

    杨永逸连忙上前握手:“你好你好!”

    唐湛握了握他汗shi的手心:“你好。”

    杨永逸看起来瘦瘦小小,做的生意却让人看不出是他这个年纪会涉猎的。

    “你想将家政公司品牌化?”唐湛翻看着bp,挑了挑眉。

    杨永逸在向两人介绍自己的生意时,一改之前的紧张局促,越说越兴奋,简直是口若悬河,舌灿莲花。

    “它有特定刚需,也有市场发展潜力,更有垄断可能,现在市场上缺乏这一类的产品方案,用户对这一块信心不足。但如果我们能将它打造成一个响亮的品牌,质量和服务的保证,我相信我的公司绝对能成为赛道里的冠军。”说这话时,他的双眼闪闪发亮,充满了自信。

    夏翰食指撑着脸颊,闻言莞尔一笑:“有意思。”

    杨永逸离开后,夏翰问唐湛怎么样。

    “我一开始并不认为他是个优秀的创业者。”杨永逸给他的第一印象像个一年到头足不出户的宅男,可当他开始谈论自己的生意时,身上散发的光芒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可他的bp很吸引我。就像你说的,有点意思。或许我们可以投个天使轮,让他先领领跑。”

    夏翰勾起唇角:“我也是这么想的。”他注意到唐湛不停在关注时间,“怎么?等会儿还有事吗?我还想请你吃饭呢。”

    唐湛抱歉地冲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我要去火车站接人,下次吧。”说罢,他起身拿上自己的外套就往外走。

    夏翰这下更诧异了,提高音量问他:“你恋爱了?”

    正在推门的唐湛差点手一滑被门打到鼻子。

    他好笑地回头,否认道:“没有,朋友而已。”

    路上颠簸了八个小时,在广播甜美女声的报站下,郁泞川终于到达了心心念念的海城。

    同样是城市,作为国际金融枢纽的海城非他们那个三线小城市可比,与温镇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列车驶进海城时,那些远处的摩天大楼叫他惊叹,也让他第一次意识到,这里和家乡那个小村子,是如此的不同。

    他从一个青山环绕,温泉流淌的小村子,不远千里,到了一座钢筋水泥建成的大都市。

    如无意外,这里便是他今后四年要呆的地方。

    跟着人群往电梯口走,一出站口,他还在迷茫该往哪里去,人群中就传来唐湛的声音。

    “这儿呢!”

    也不如何久,但见到对方的一瞬间,两人心中都生出了一种久别重逢的怀念感。

    唐湛上前就是一个熊抱,要不是郁泞川下盘稳,差点就被他冲个趔趄。

    “欢迎来到海城。”他声音带笑,在郁泞川耳边说道。

    郁泞川手里拿着东西,只能任对方又抱又拍。

    唐湛的气息全都吹到了他耳朵里,让他忍不住想要偏头避开。

    “来,我给你拿两个。”欢迎完了,唐湛主动替郁泞川分担了两个行李包。

    海城海纳百川,是全球文化、经济,以及美食的交汇之地。为了替郁泞川接风洗尘,唐湛带他去了一家自己非常喜欢的私房菜馆。

    开在隐蔽的老式弄堂内,上世纪建成的老洋房,环境优美,人迹罕至,价格也十分对得起它的格调。

    席间,唐湛吃着吃着,问起郁泞川晚上的住处。

    华海的报到时间是明天和后天,照道理今晚郁泞川是要外宿的。他不知道为何唐湛突然问这个,但还是老实道:“学校附近随便找个招待所吧。”

    唐湛轻咳一声,就在这等着他呢。

    “其实我有个地方,不要钱,可以让你免费住一晚。”

    郁泞川停下筷子,狐疑地看着他。

    第7节

    第7节



    第7节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