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想 - 第8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8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8节

    川水为湛_现代耽美_BL 作者:边想

    第8节

    “哪里?”

    “我家。”

    郁泞川一愣,唐湛怕他又像上次那样误会他的动机,忙解释道:“我家就在华海对面,你明天去报道很方便的。然后你后天不是还空了一天呢吗,我带你出去玩啊。”他憨厚地笑笑,“地主之谊地主之谊,都是地主之谊。”

    这地主的情谊也太深厚了,郁泞川想着他在温镇时都没带唐湛转悠过,请他吃的也不过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农家菜。唐湛却又给他钱又陪他玩,还请他吃饭,到底谁是少爷?

    郁泞川在唐湛的极力邀请下,盛情难却,最后答应晚上住他家。

    进门前,唐湛不好意思地跟他说:“家里有些乱,你不要介意。”

    郁泞川没见过他的破坏力,心理准备不够充分,一进门还是被眼前飓风卷过般的景象震了震。

    他看向唐湛:“说实话,你不是真的想要我来住,就是想让我给你收拾屋子吧?”

    唐湛羞涩地挠了挠面皮:“没有没有,真的想要你来住……”顿了两秒,“顺便收拾房子。”

    第二十五章

    郁泞川在唐湛家住了一晚,用两小时的劳作抵了房费,隔天一早还给他做了早饭才去报道。

    唐湛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睡眼惺忪地进了厨房,刚给自己倒了杯水,就看到餐桌上的白粥和煎蛋,另外还有一张贴心的小纸条。

    唐湛将杯子放到桌上,拿起那张纸条看了看。

    ——我去报道了,早饭别忘了吃。

    “这是哪家的田螺姑娘啊。”唐湛唇角不自觉上扬,将纸条小心对折放好,然后拉开椅子坐下来开始用餐。

    由于郁泞川报道比较早,另外三名室友都还没到,所以寝室就他一个人。他花了些时间将屋子整个打扫了一遍,下午又在学校各处走了走,熟悉环境。

    这里汇聚了全国各地的优秀学子,每个人都怀揣着属于自己的梦想。郁泞川原本并不认为自己能够与他们一样,走进华海,完成学业,然而他来了,坐在学校的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顺利的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这些都是唐湛的功劳,如果没有对方,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温镇。

    树荫下,郁泞川一身简单的白t牛仔裤,双腿自然地伸直,双眼微闭,神情惬意。微风吹拂过他的发丝,细碎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衬得他眉眼如画,肌肤白皙。这样一个气质干净,长相出众的少年,自然引得路人纷纷侧目。有人甚至将他这幅样子偷偷拍了下来发到班级群中,供众人品评。

    “我看到一个好好看的少年!像画一样!”

    “大惊小怪,老娘什么世面没见……我擦真的好好看啊啊啊啊!!”

    “我擦,这光影,这表情,绝了!你去投稿最美华海摄影比赛吧!”

    “这届学弟质量好高啊!!”

    尚未开学,郁泞川便靠着自己惊艳的出场引起了众多学姐还有学长的关注。不过现在的他还并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阳光正好,风很舒服,c,ao场上的人声,头顶树叶的簌簌声,乃至自行车经过的铃声,都让他觉得美妙无比。

    唐湛的电话将郁泞川从这种近乎冥想的状态里,一下子拖回了红尘俗世。

    一接起电话,他还没开口,对方就抢先问道:“你是不是弄完了?”

    “嗯,差不多了。”

    唐湛那边传来关门的声音,该是刚刚出门。

    “那你出来,我们去哪里逛逛吧,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郁泞川想了想:“博物馆吧。”

    唐湛静了几秒,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调道:“……博物馆?是我想的那个博物馆吗?”

    “熟悉一个城市最好的地方,不该是当地博物馆吗?”

    “是吗?”唐湛发出了怀疑的声音。

    他大概只在小学春游的时候去过一次海城博物馆,之后十几年都是过门不入,完全没有再去过。

    不过他的意愿并不重要,郁泞川是客,他总是以客人为先的,既然对方想去博物馆,他就只好带他去。

    讲好了让郁泞川在校门口等,五分钟后,唐湛开着他那辆黑色卡宴出现在了华海的正门口。

    车缓缓停下,唐湛降下车窗,手肘搁在窗口,探出小半个身子,冲背对着他的人喊道:“小川!”

    郁泞川闻声回头,看他戴着一幅再s_ao包不过的墨镜,头发抓得分外有型,手上还戴着一块绿表盘的钢表,简直将“我是富二代”几个字明晃晃写在了脸上。

    他一坐上副驾驶,唐湛就像模像样问道:“这位帅哥,去哪里啊?”

    郁泞川扣着安全带,倒也十分配合:“去海城博物馆,师傅。”

    唐湛挂挡起步:“好嘞!”

    海城博物馆位于海城市中心位置,门票二十年如一日,始终保持在成人20块一张,可以说非常物美价廉了。

    唐湛排队买了两张成人票,回来一看郁泞川已经用自动贩售机买好水了。

    这是两人心照不宣的一种默契,就如唐湛提供住处,郁泞川为他整理房间,准备早餐;又比如唐湛买门票,郁泞川就买水。

    郁泞川并不想要一味地让唐湛付出,唐湛也不想让他觉得不自在,他们找到了一种对彼此来说最舒服的相处模式,不偏不倚,正好平衡。

    唐湛对历史和古董不怎么感兴趣,全程郁泞川指哪儿他走哪儿,跟着对方上上下下将所有展厅逛了个遍。

    逛到陶瓷馆,唐湛看到个茄红色的碗,胳膊肘撞了撞郁泞川道:“这碗我爸好像有一个,不过比这个还好,没裂缝。”

    郁泞川看了眼标牌,北宋钧窑。

    他默默又走了会儿,唐湛再次拉住他:“这盆我爸好像也有一个。”

    郁泞川再一看,清乾隆粉彩。

    一路上唐湛都在认这个瓶家里有没有,那个罐在哪个叔叔伯伯家好像看到过差不多的,仿佛成了一个大型认亲现场。

    等终于出了陶瓷馆,两人一转弯,又进了织物馆。

    郁泞川看到橱窗里展示的一件龙袍,故意回头问唐湛:“这个你家有吗?”

    唐湛摸着下巴琢磨了阵儿,似真非真地胡扯:“这个没有,皇位倒是有一个。”

    贵禾天怡偌大一个商业帝国,唐山海就相当于帝国中的皇帝,那他们家可不是有个皇位要继承吗?

    郁泞川打趣他:“原来不是少爷,是太子爷。”

    唐湛摇摇头:“太子不是我,是我姐,我不过是……”他眼里涌现淡淡怅然,“一个不受宠的皇子。”

    唐家家庭关系的复杂程度,之前郁泞川与唐湛聊天时已窥见一二。虽然出身富贵,但唐湛看起来与家人的感情牵绊并不深厚。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并非衣食无缺就没有烦恼。

    郁泞川望着对方落寞的表情,潜意识就要开口宽慰,可张开唇,又不知道该说写些什么。

    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并不如何了解唐湛。

    唐湛的确不像一般的富二代,虽然娇气,但不骄纵;虽然花钱大方,但绝不大手大脚;这些矛盾的气质组成了他独特的人格,可郁泞川却不知道它们形成的原因。

    唐湛叹了口气,从短暂的情绪低落里恢复过来,一转头发现郁泞川光盯着他不说话,似乎想什么想出神了。

    他在对方眼前打了个响指:“回魂了,想什么呢?”

    郁泞川一把抓住那手,给他按回去,转身继续往前游览。

    “在想你家是不是连马桶都是金的。”

    “水箱镀金的,马桶圈汉白玉的。”唐湛跟上去,眼也不眨尽说瞎话。

    逛完了博物馆,唐湛又要请郁泞川吃饭,郁泞川不想让他破费,就说要吃面。

    唐湛想了想,说行,给他拉到了一个马路边上的苍蝇馆子门前。

    郁泞川原以为这样一家小店,二十块怎么也能吃到撑,结果唐湛一进去就和老板特别熟的打招呼,让上两碗蟹黄面。

    一碗面两百八,是郁泞川这辈子吃过的最贵的面。

    唐湛拌着面,见对面不动筷,催促道:“快吃啊,等会儿面要坨了。”

    郁泞川拿起筷子,做了番心里建设,每一口都觉得自己在吃黄金。

    他突然想到,唐湛说不定花钱并没有他想的那么收敛,他会有这种错觉,只是因为温镇那个小地方限制他的发挥。

    吃完饭,唐湛将郁泞川送回了学校,并约好了明天还来找他。

    郁泞川朝他挥了挥手,看着他车子开远,这才转身进了学校。

    唐湛一脚油门刚刚起步,没开多久就又停了,他到家了。

    唐湛再次感叹自己把房子买在华海对面是多么明智,找郁泞川玩方便多了。

    他cha着口袋往楼里走,刚进家门,孙嘉然的电话就来了,又是约他出海。

    “明天?明天我没空啊。”

    孙嘉然诧异道:“你干嘛去?你进公司不是要下个星期吗?”

    唐湛将郁泞川来海城的事与对方道明,只是跳过了其中的助学贷款。

    “那让他一起来啊!”孙嘉然一听多大点事儿,“郁泞川咱们又不是不认识,正好叙叙旧。”

    唐湛想也不想拒绝:“你那网红局算了吧,别把人小孩带坏了。”

    孙嘉然乐了:“人家都已经十八了,毛都长齐多少年了?我十八的时候都已经不是处男好几年了!”

    那是你。

    唐湛不松口:“网红局不行。”

    孙嘉然只好让步:“行行行,不要网红,就我们几个,再叫上秦逍他们。”

    秦逍是孙嘉然的朋友,也是海城富少圈的,唐湛回国后和对方见过两次,但不算熟。

    “好,明天老时间老地点。”唐湛道。

    第二天,唐湛接了郁泞川,在车上跟他说要给他个惊喜,带他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郁泞川见他神秘兮兮,也很捧场:“参观你家皇宫吗?”

    唐湛笑说:“那个下次带你去,今天去的地方可比皇宫大多了。”

    郁泞川原以为他这是夸张的说法,没想到还真是实话。

    开了一个小时,两人来到海边。

    唐湛带着郁泞川往码头走,冲海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问他:“大不大?”

    郁泞川生于内陆,长于内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蓝色的大海。海鸥从他头顶飞过,落在远处的船帆上,连海风吹拂在他脸上,都带着一股奇特的腥咸。

    他望着无际的海岸线,不禁有些怔然:“大。”

    唐湛笑着问他:“会游泳吗?”

    郁泞川看向他,忽地露齿一笑,微弯着眼的模样可与秋日烈阳媲美:“我叫泞川啊,怎么可能不会游泳。”

    泞川流经温镇,滋养着温泉村也滋养着那里的人,他三岁就能在泞川里扑腾了。

    唐湛突然有种被对方闪到睁不开眼的错觉,他缓了脚步,从后面去看郁泞川,少年身高腿长,光背影就让人觉得青春无敌。

    孙嘉然他们已经在游艇上等着了,一共六个人,秦逍还带了他新任女朋友。

    一上船,秦逍就跟唐湛打招呼:“唐少,好久不见。”

    唐湛过去跟他松松拥抱了下:“好久不见。”

    秦逍往他身后看了眼,忽然勾住他肩膀小声道:“那小美人你哪里找来的?模特、网红还是小明星?”

    以郁泞川的长相,丢到演艺圈里也毫不逊色,不怪秦逍猜来猜去都是靠脸吃饭的职业。

    唐湛瞥了眼正被孙嘉然和周晖围住的郁泞川,秦逍这人生性风流,猎艳无数,身边的情人平均两个月就要换上一个,并且男女不忌。唐湛当他是朋友,但有些东西该警告的还是要警告一下,免得对方生出不该生的心思。

    “这是我弟弟,你别打他主意。”

    秦逍吃惊道:“你弟弟不是才13岁吗?”

    唐湛一肘子戳到他胸口:“我新认的弟弟,华海的学生,正经人,直的。”

    一连串的标签,唐湛说一个,秦逍的眼睛就更亮一些。

    秦逍双眼冒着绿光:“弟弟好啊,你弟弟就是我弟弟。”

    床上叫一声好哥哥,他浑身骨头都能酥。

    唐湛哪里不知道他的龌龊心思,闻言立马变了脸:“我说真的,别动他。”

    秦逍一愣,还要再说什么,游艇发动,缓缓离岸,孙嘉然招呼几人进舱。

    一群人出海,总不能真的都躺甲板上晒太阳,等把游艇开到海上,四周一望无际皆是蔚蓝,周晖拿出一副牌,说要玩24点。

    秦逍第一个响应:“好啊,老规矩,谁赢谁可以命令输的人做一件事。”

    唐湛听他这样说,突然警惕起来,总觉得他还没对郁泞川死心。

    “小川是我带来的,他输了算我的,我替他完成。”唐湛道,“先说好,不能太过分,毕竟还有姑娘家在呢。”

    秦逍的小女朋友笑得花枝招展:“没关系的,不用顾忌我,我玩很开的。”

    秦逍亲了亲她的面颊,对唐湛道:“我女朋友一个姑娘家都玩得起,他一个大小伙子不会玩不起吧?”

    唐湛见他不依不饶,眉心隐隐蹙起,刚要再开口,肩膀被郁泞川一把按住。

    “你们以前什么规矩今天就什么规矩吧,”他看向秦逍,“我玩得起。”

    这个劲儿他喜欢!

    秦逍心里乐开了花,满肚子都是鬼主意:“那开始吧!”

    周晖发牌,发完三张牌后,第四张牌刚掀开,秦逍便迅速拍了桌子。

    “1、3、7、10,3乘10加1减7,正好24!”他兴奋至极,仿佛已经胜利在握,“输了的人要脱一件衣服,不想脱的得亲我一下。”

    周晖闻言骂他ji贼,这惩罚明摆着给他女朋友行方便,后门开得飞起。

    “这才第一把,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他一边发牌一边琢磨牌面,发到第四张牌的时候,他还没算出头绪,桌子又被人拍了。

    他抬头一看,这次是郁泞川。

    “4+5+7+8……”

    第三副牌,秦逍集中ji,ng神,但还是没有快过郁泞川。

    接下来的每副牌,郁泞川都没有错过,甚至周晖才发两张牌,他就已经开始拍桌子了。

    玩到最后,孙嘉然已经放弃同场竞技,开始抱臂围观其余几人垂死挣扎。

    唐湛原本还怕郁泞川吃亏,结果自己也尝到了被对方实力碾压的酸爽感,一时心情复杂。

    这场扑克游戏,仿佛成了郁泞川的个人秀。一局玩完,周晖先叫了停。

    “你怎么这么厉害?”有他在这游戏根本没法玩啊!

    郁泞川勾了勾唇说出一个让在场几人都胸闷气短的答案:“因为我刚高考完。”

    是啊,他们为什么要和一个刚参加完高考的学霸比赛运算能力呢?

    几个人都陷入了沉思,特别是秦逍,因为自己的失策,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在唐少爷的大力怂恿下,郁泞川很快定下了大家的惩罚内容——脱光秦逍的衣服并把他丢进海里。

    秦逍稀里糊涂被扒得ji,ng光,又在自己小女友疯狂的大笑中被三人抬着甩进了海里。

    之后的24点,他们都没再带郁泞川玩。

    不过他坐在唐湛身旁,有时候遇到难解的牌型大家都算不出,他就会与唐湛耳语两句。唐湛得他提示,很快所向披靡起来,让周晖大呼“作弊”。

    第26章

    唐千云已经怀孕三个多月,头四个月不太稳定,唐玉芬和唐山海便劝她在家休息。这个孩子纯属意外,方泽宁手头还带着学生,没法一直陪在她身边,只好委屈她一个人待在家里。唐千云理解他的工作,就像方泽宁也知道她的事业心有多重,她让他放心离家,不要有所顾虑。

    唐千云在贵禾天怡担任要职,日常工作总是排得满满当当,乍一清闲下来,总觉得浑身不对劲。

    她在客厅里来回走了几圈,仍觉不够,又去拿了ji毛掸子在屋子各处掸灰。

    在家里,她和方泽宁各自都有一间书房,平时除了保姆打扫卫生,他们彼此没事不会随便串门。

    这便是天意,让唐千云突然想要打扫卫生,又突然想要替方泽宁整理书房。然而她到底是个不理俗务的千金大小姐,ji毛掸子扫过书桌时,一个不注意便扫倒了方泽宁书桌上的相框。

    她忙蹲下身查看,发现相框已经散架,照片都掉了出来。那是一张唐千淼和方泽宁的合照,照片里两人笑容灿烂,稚嫩青春的脸庞透出少年特有的美好。

    一见是唐千淼的照片摔在了地上,唐千云更是心痛。唐千淼是方泽宁挚友,又是她最亲密的胞兄,他的死给了他们非常沉重的打击,这么多年几乎成了彼此的禁忌话题。

    唐千云小心将照片从一堆碎渣中捡起来,打算另找相框安放。便在这时,她看到了照片下的东西——那是一张叠的非常整齐,瞧着有些年头的纸。

    好奇心驱使唐千云想要将它展开,可同时心中又有一个隐隐的声音让她放回去,告诉她这可能是方泽宁不想让她发现的东西,她不该看。

    唐千云垂眼将它捏在指间,挣扎片刻,最终女人对于某些事的敏感度占了上风,让她义无反顾展开了那张泛黄的纸张。

    一看之下,她只觉浑身都掉进了冰窟,手控制不住地开始颤抖,连呼吸都凝滞了。

    这竟是一封情书,一封方泽宁写给她哥哥唐千淼的情书。

    双目紧紧盯着开篇“我最爱的少年”几个字,唐千云陷入了可怕的噩梦。熟悉的字体,以及落款处的“方泽宁”,让她想要替对方找借口都不知如何找。

    这就是方泽宁写给唐千淼的情书,满含情意,缠绵悱恻,比方泽宁对她说过的任何情话都要动人。

    唐千云看着这样一封情书,过去种种都在脑海里一一闪过。

    她从小就喜欢方泽宁,可方泽宁一直将她当做长不大的小丫头,直到唐千淼去世……

    他们感情急速升温时期,正是唐千淼不在的第二年。彼时她以为他们是患难之情,遭逢大变,方泽宁彻底认清了自己的感情,更懂得珍惜眼前人了。可如果他从一开始爱的就是唐千淼,又怎么可能转头就将他忘了和她在一起?

    破碎的玻璃映照出唐千云苍白脆弱的眉眼,她和唐千淼是双胞胎,本就长得十分相似,如今这幅样子,更是像了十成十。

    唐千云闭上眼,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

    方泽宁到底是真的爱她,还是单纯将她当做哥哥的替身?他看着她的时候,是不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

    她坐在冰冷的地上,手指紧紧攥着那封情书,震惊与愤怒交织在她脸上,最终都化为了深沉的痛苦,以及茫然。

    郁泞川就读于华海大学中文系的汉语言文学专业,这个专业有个中文系的通病,连一流院校都不能免俗,就是女多男少。郁泞川他们班一共三十几号人,二十几个女生,男生才十二个,分在三个寝室。

    一个寝室四个人,包括郁泞川在内,三个是外省的,只有一个是本地人。

    本地的那个叫倪子平,高中就读于华海附中,通过提前预录取进的华海大学,因为家里有点小钱,又是顺风顺水没有遭受过挫折到了如今的年纪,为人就有些以自我为中心。

    他家虽然就在本市,但却是四个人里最后一个报道的。拖着个巨大的行李箱,动静奇大不说,一来就吵着要换床位,说自己那个一起身就能看到厕所间的马桶,他不自在。

    “你不自在,我们就自在了?”李响身为东北汉子,一句话直接怼回去,之后耳机塞耳,不再理睬这个小作男。

    剩下两个人,一个是皮肤黝黑,虽矮肌r_ou_却很结实的江涛,还有个就是看着细皮嫩r_ou_,浑身清爽的郁泞川。

    倪子平眼珠子一转,就求上了看起来更好说话的郁泞川。

    “帅哥,跟我换个床位吧。我就是有心理洁癖,其实四个床位睡哪儿不是睡?就当帮哥们一个忙,求你了。”他看郁泞川穿着普通,桌上空空荡荡,除了几本书就一部又旧又破的手机,琢磨着计上心头,“这样,你跟我换床位,我给你一百块钱怎么样?”

    郁泞川原本已经要动,听他最后这话又打消了念头。

    他重新翻开手里书本,淡淡道:“既然睡哪儿不是睡,那你就睡那儿吧。”

    床位在郁泞川旁边的江涛一下子没忍住笑出声,倪子平脸上挂不住,直起身愤愤然道:“不换就不换。”然后小声用本地话骂了句,“穷鬼。”

    海城话虽然独特,但同属于南方语系,郁泞川不是海城人,但也听得懂一些,加上倪子平嫌恶的语气实在太明显,叫人一听就知道不是好话。

    “你说什么?”郁泞川抬头看向他,目光冰冷如刃。如同一只无害的白鹤,突然化身成了噬人的恶狼。

    倪子平被他气势所慑,不自觉退后半步。

    “什么……什么说什么,你自己听错了吧!”他翻了个白眼,没人肯跟他换,他只好不甘地往仅剩的那个床位走去。

    因为不顺心,整理行李时他柜子抽屉关得都非常用力,乒乒乓乓都是声音,吵得李响戴着耳机都被他烦得不行。

    “你能不能小点声?”

    他本来就嗓门大,加上戴着耳机,说话更是中气十足,简直就像是用吼的一样。倪子平被他吓得一哆嗦,再看他人高马大,得罪不起,动作果然就轻了下来。

    李响吼人的时候郁泞川和江涛都不由自主看了过去,见倪子平立马就怂了,也没吵没打,两人又各自收回了视线。

    “怂货。”江涛满脸讥讽,不经意与郁泞川视线相对,还冲他笑了笑。

    虽然还没开学就经历了这么个不太愉快的小cha曲,但并没有影响郁泞川对大学生活的向往。

    开学典礼后没几天,大一新生们便开始了为期两周的军训。期间不允许用手机,无一例外,郁泞川提前与唐湛打过招呼,随后便关了机。

    唐湛起初并不觉得如何,但当两天后,他每次拿出手机想给郁泞川发点什么又想起注定收不到回复时,他就觉出难受的滋味了。

    “早知道该问他要个寝室电话。”唐湛泄气地收回手机。

    他身处酒会,穿着正装,却觉得哪哪儿都不舒服。领带勒的他喘不过气,频繁的应酬更是让他疲惫不堪。

    作为贵禾天怡在海城的又一家高端五星级酒店的揭`幕仪式,无论在公在私,他都应该与宾客谈笑风生,觥筹交错。然而唐家三少与董事长特助并存的身份,让他总是很尴尬。公事谈得再多他也做不了主,私事更是糟心事一大堆。

    他想去外面花园抽根烟透透气,刚走到一座花架下头,就听到不远处传来隐隐争吵声。

    这两个声音他都十分熟悉,一个是方泽宁,一个是唐千云。

    他有些吃惊,不要说现在唐千云怀着孕,就是他俩恋爱的时候,方泽宁对待他这个姐姐也是百依百顺,温柔体贴到极致的。

    虽然方泽宁对谁都很温柔,但对唐千云是不同的,他将她当做自己的公主,放在心上呵护。有段时间唐湛为此感到十分痛苦,方泽宁对唐千云的深情,让他的暗恋注定无望。他以为他们永远不会吵架,或者说方泽宁永远不会让唐千云有一点不顺心的地方。

    “别说了,我不想听……”

    “不是你想的那样,千云,你……”

    “……那为什么……你还……”

    “我……”

    唐湛听他们越吵越激烈,往两人方向走了过去。

    他故意发出响动引起两人注意,很快,可能听到了脚步声,他们一瞬间停止了争吵。

    唐湛绕过遮挡物,就见一身礼服的唐千云和方泽宁脸色难看地僵立在原地,都往他的方向看过来。

    “吵什么呢?”唐湛cha着口袋提醒两人,“今天人这么多,有什么不能回家吵的?”

    要让人大晚上听见唐家女太子和老公在自家刚落成的新酒店里吵架,不知道又会被传成什么样。

    唐千云别过脸用手指抹了抹眼下,将那点难以自抑的泪花抹去。

    “我们没事。”她声音有些哑,鼻音也很重。

    也不去管方泽宁,她快走几步来到唐湛身边,一把挽住他的胳膊。

    “陪我跳支舞吧?”

    不知是不是在外面待久了,她穿的又是露肩露背的晚礼服,体温格外低。

    唐湛看了她一眼,又去看始终站在原地一言不发的方泽宁,这两人一定有问题,还是大问题。

    可人家是夫妻,吵架也是他们俩之间的事,哪有他置喙的地方。

    他冲唐千云笑了笑,道:“乐意之至。”

    一对养眼的姐弟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唐湛年轻英俊,唐千云艳丽夺目,叫不少人看了眼热,羡慕唐山海那老东西能生出这样一对儿女。

    “那是申鑫基金的代表,公司要上市,我生孩子顾不上,之后跟他们打交道的就是你,你记着点。”唐千云一边跟着唐湛舞步旋转,一边向他介绍场中众人。

    唐湛瞥了眼那位秃头大腹的基金代表,不甚上心道:“我就一个小助理,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唐千云直至看着他,满目复杂:“你总是姓唐,无论爸爸怎样对你,你都要争气给他看。”

    唐湛一愣,舞步不停:“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也会学姑姑给我灌ji汤了。”

    他是真的有点没想到,唐千云会和他说这样多,自从唐千淼死后,他们就很少交流了。生疏、客气是常态,他们更像是主人家与客人,而不是一对姐弟。

    唐湛说不出现在心里什么感觉,感动还不至于,就是……有些意外。

    “我们在同一件事里陷得太久,也该出来了。”唐千云眸光黯了黯,按着唐湛肩膀的手稍稍收紧,“我们不能,总是活在过去。”

    唐湛觉得她话里有话,语气也十分古怪。

    “你没事吧?”礼尚往来,他总要关心回去。

    唐千云一双明艳的眸子里水光浮动,她认真地看了唐湛半晌,微笑道:“没事。”

    第27章

    郁泞川一军训完,唐湛就电话炮轰他,让他周末上自己家玩。

    “玩什么?打扫卫生的游戏吗?”郁泞川压根不上当。

    唐湛不屑地“切”了声:“正经游戏,你来了就知道。”

    郁泞川心里并没有很期待,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室狼藉的准备,结果到了周五来到唐湛家,一进门发现屋子里竟然整洁的不像话,简直到了一尘不染的地步。

    “我昨天刚做好保洁。”唐湛见他震惊,为他解惑,“当然,请的家政。”

    自己住以后,唐湛才深刻理解了一个好家政的重要性。这个行业里的确缺乏一个代表性的品牌,除了抓瞎盲选,好像也只有通过别人推荐,口耳相传。

    他在国外读书时,一直有请专人保洁,那边的家政公司非常正规、专业,几乎你能想到的任何死角都会帮你清洁到尾,一周一次,一次三到四个人,分工明确,迅速便捷。虽然单次服务的价格比较高,但以家庭为单位的话,这笔支出其实不算多。过去人们也不习惯外卖给配送费,用手机买单,或者软件叫车,可现在这些都是常态。

    唐湛相信,如果支付合理的费用,就能解放双手,远离家务,一定有非常多的人愿意尝试。至少他愿意。

    为此他还特地打电话给夏瀚,让对方追加了杨永逸的投资资金。这是大有可为的项目,要是成了,杨永逸绝对能成为这个行业里的领军人物。

    郁泞川看着整洁如新的沙发,都有点不敢把自己的背包放上面。

    他小心翼翼坐下,问唐湛:“正经游戏在哪儿?”

    唐湛经他提醒也想起来了,转身就进了自己那屋,再出来时手里拿着部薄薄的智能手机。

    “给,这是我不用的旧手机,你拿去用吧。”郁泞川那机子质量好归质量好,但又笨重又不智能,连个聊天软件都装不了。他其实想过直接买部最新款的手机送给对方,但又觉得无缘无故送礼物不太好,容易惯坏小孩子,最后还是翻箱倒柜找出了自己不用的一部手机。

    郁泞川接过看了眼:“我那部手机用的挺好……”

    “现在谁还用砖头机?”唐湛打断他,“你们班没个qq群微信群什么的吗?你要是连个app都装不了,多不合群啊。”

    唐湛为了郁泞川的校园生活c,ao碎了心,循循善诱着,好歹是让郁泞川收了自己那部白色二手机。

    然后他就开始进入正题,指导着郁泞川下载软件,登入用户名,进入房间,开始游戏,玩起了……三人斗地主。

    郁泞川从手机上抬起头:“这就是你说的正经游戏?”

    唐湛理直气壮挺直了脊背:“斗地主哪里不正经了?这可是一个非常有历史意义和人文情怀的扑克游戏。”他凑到对方身边坐下,“你24点都玩得那么好,斗地主应该也不在话下吧?”

    郁泞川登入的这个账号,是唐湛的,而房间里的另两位玩家,很明显就是孙嘉然和周晖。

    以郁泞川的脑子,吊打两人不是问题,他没回答唐湛,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九局打完后,积分出来,唐湛的账号稳稳居于第一,分数差开第一第二一大截。

    又过了一分钟,唐湛收到了属于孙嘉然和周晖的微信转账,孙嘉然还问他为什么突然如有神助,这么厉害。

    唐湛瞟了眼身旁少年,嘴角微微勾起,回了两个叫人看了牙痒的字——你猜。

    赢了钱,唐湛兴高采烈拉郁泞川出去吃饭,言明这是对他出色牌技的嘉奖。

    海城是唐湛的地盘,哪里有好餐厅,他都烂熟于心。

    他想带郁泞川去最好的餐厅,看最美的风景,将今天赢到的钱全部吃光。于是他选了家海城响当当的西餐馆,一流的地段,超一流的厨艺和地段,历史悠久,名人汇聚,望出去就是璀璨夺目的沿岸江景。

    这地方照道理不预约是吃不了的,但唐湛是谁?海城最多vip金卡的记录保持者,作为尊贵的餐厅vip,他享受到了直接入座豪华景观位的待遇。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周五夜晚,遇到了林雪莹。

    人生何处不相逢,老天爷真是爱开玩笑。

    服务生热情有礼地引他们入座,还帮唐湛拉开了座椅,然而一抬头,却看到他僵立在几步开外的地方,不知所措地盯着旁边一桌客人。

    那桌客人一男一女,男的是位高大俊朗的外国人,女的则是华人面孔,长得美丽又有气质。

    “先生?”服务员不解地唤了唐湛一声。

    郁泞川从后面走上来,手轻轻搭上唐湛的肩膀:“怎么了?”

    唐湛没有回他,双目牢牢盯着林雪莹,期盼能从对方脸上看到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与温情。可林雪莹保养得宜的面容却始终淡然,看了他片刻,便又将视线调回对面的丈夫身上。他们有说有笑,甜蜜温馨,视唐湛如无物。

    那一瞬,唐湛觉得自己无比多余,尴尬、狼狈,还有些心灰意冷。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被父母爱着的,他也不例外。他总是怀有一丝侥幸,哪怕遭受再多冷遇,都觉得林雪莹可能是为了他好,是爱他的。

    可是今天在这里,他看到她,一个儿子看到自己的母亲,竟然无法上前相认!对方看他的目光宛如在看一个陌生人,世间哪有这样爱孩子的母亲?

    唐湛落荒而逃,顾不得惊讶的服务生,也顾不得身后的郁泞川,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他连电梯都没坐,直接从安全通道跑到了一楼,从大门冲了出去。

    滨江步道游人如织,他迅速消失在了人海,叫追出来的郁泞川瞬间失去了方向。

    唐湛在人群中穿行,从奔跑慢慢变成了步行,江边的晚风吹着他,闻着有股独特的土腥气。两岸灯红酒绿,照得黑夜犹如白昼。

    他沿着江走了许久才停下,脑海里翻腾着从小到大遇到的倒霉事,有一刹那难受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世间父母千千万,怎么就给他遇上这俩奇葩了呢?

    唐湛倚着护栏在江边抽了两根烟,叫风吹得脑子都疼了才逐渐冷静下来,也终于想起了郁泞川的存在。

    “c,ao!”他赶紧往回赶,逆着人流,在沿路彩灯的映照下,寻找着郁泞川的踪影。

    拿出手机给对方拨了个号,唐湛一边四下搜寻着,一边往他停车的地方走。

    电话被接起,还不能对方说话,唐湛就抢先道:“你在哪儿?”

    那头顿了顿,从听筒和唐湛前方,两个方向不约而同传来了郁泞川熟悉的声音。

    “在你眼前。”

    唐湛猛一抬眼,果然看到郁泞川身高腿长依靠在车头,手里还握着他送的那部手机。

    经过短暂的军训,郁泞川黑了一些,瞧着手臂上的肌r_ou_也更结实了些,这样姿态随意地靠在车上,远远看着简直就像在拍画报的车模一般。

    唐湛收起手机,不好意思地摸着鼻子缓缓走近:“那个,我……”

    “我饿了。”郁泞川说。

    唐湛一愣,立马掏出车钥匙:“都怪我,选的地方不好。我们这就吃东西去,我想想还有哪儿的东西比较好吃……”

    郁泞川又打断他:“你们家楼下那串串香就不错。”

    唐湛开门的动作一顿:“串串香?”

    他住了一个多月,还是头一次知道自家楼下有串串香。

    郁泞川开了副驾的门坐进去,也不给唐湛选择的余地,直接指挥着他道:“就串串香吧,我看挺好的,祛祛shi。”

    也算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唐湛对郁泞川最后一句话产生了深深的疑问。

    不是,串串香难道是人体干燥机吗还能祛shi?

    “我不shi,我很好。”他连忙自证清白。

    郁泞川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我shi。”

    第28章

    将车停好,两人一起去吃了串串香。

    “不错,还能喝点酒。”唐湛点了瓶冰啤,一口干下大半杯,爽得眼都眯了起来。

    第8节

    第8节



    第8节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