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骆驼 - 正文 第五战十五章商战预演 乾坤大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先生,我明白了。”范有财两眼放光,恍然大悟。:“如果我们在其它城市都开上我们的票号,那么它们和张家口之间。。。不对是所有有票号的城市之间都不用把银子拉来拉去了。”

    “是这个道理。”范毓宾点头赞同,对于范有财融会贯通、举一反三的能力也是很欣赏:“这只是票号的一个作用。票号其实还可做其他钱的生意。你想想:如果老百姓、乡绅、富豪都把余钱存进票号,官府把田赋、税收和官员的俸禄等都通过票号,我们再放给缺钱的人,收取一定的利息。。。”

    范有财目瞪口呆、张口结舌。他结结巴巴地说:“先生,我真的不明白,这些绝妙的点子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我不过是受到小洋人的一些启发罢了。”范毓宾没有办法,只好糊弄过去。他接着说:“有三个问题要注意:一是汇票的防伪。而是放贷风险的把控。三是内部的管理。”

    范毓宾停了一会,看见范有财在认真倾听,又微笑着说:“我准备在苏州、张家口堡先开两家。积累经验,发现问题、培训人员、完善管理,再逐步铺开。这个任务我想交个你。有财呀,我可以信任你吗?”

    范有财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向范毓宾鞠了一躬,大声说:“先生,有财必鞠躬尽瘁、,完成先生所托。”

    范毓宾亲手扶他坐下:“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那里需要神圣死死的。”他语气一顿,郑重地说:“有财呀!我知道你才高八斗,志向远大,屈身商事是实不得已。不过实现自己的抱负不仅仅是治国安邦。不错,治国良臣是可以名垂青史,诗词歌赋不也有千古流芳的吗?你做的这件事情,国享其成,民享其利,商得起益。是一件前无古人、开历史之先河的大事。你如果做成,何愁不能千载扬名?”

    范有财静静地坐在那里,渐渐地变得目光炯炯。

    范毓宾第二个见的人是范毓馨。

    对于这个大哥,范毓宾心中很是尊敬。这段时间,范毓馨任劳任怨、毫无怨言,全心全意地配合支持他的工作。范毓宾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范毓宾不敢托大,头天夜晚上,他就找到大哥,说有些很要紧的事情要和大哥商量,请他明天到去一趟星星堡。范毓馨也正好想在南下之前和这个三弟好好聊聊,毫不迟疑 地就答应了。

    范毓馨来到星星堡的时候,范毓宾迎出堡外,兄弟俩说说笑笑地来到范毓宾的小会客厅。一进门,范毓馨就嗅嗅鼻子说:“三弟,你这里有桂花树吗?我怎么没有看见呀。”范毓宾神秘地一笑,随手拿出一个小匣子打开,里面有三个漂亮精致的玻璃小瓶,范毓宾让大哥打开小瓶闻闻。

    范毓馨打开一个玻璃瓶闻了一下,又迅速地把另外两个玻璃瓶都打开,拿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脸色变了,满脸的不可思议。“大哥,这是我们刚刚开发出来的香水。还有一种驱蚊水,都是这次苏州招商的新品”范毓宾微笑着说。

    范毓馨松了一口气。这几天,他确实是在为资金的问题担忧。这次南下他和老二的花费都不会小。前段时间他也听说范毓宾阻止了爷爷的往南方调资金的计划,心里多少有些纠结。今天他才明白,原来这个三弟早就智珠在握、胸有成竹了。他不禁为自己的小心眼而有点脸红。

    范毓宾亲手为自己的大哥泡了一杯茶。请大哥坐好后才温言道:“大哥二哥这次南下,资金问题不要担心,不仅是招商这步棋,范有财也会和大哥一起南下在苏州开票号,具体的事情有财会跟大哥二哥汇报,我就不多说了。”

    范毓宾站起身,安排范文今天上午他不见客,任何人不得靠近会议室后,又关上了门才走了回来。范毓馨看见范毓宾这么慎重,脸色也郑重起来。

    “大哥,你这次下江南开办水力棉纺作坊,其难度不下于一场战争哪!”范毓宾的口气有些严峻。

    “有那么严重?不就是会对当地棉纺业市场有些冲击嘛。何况我们在南京哪里也做了不少工作。”范毓馨语气中有些不以为然。

    “有那么严重!任何一次工业革命都是以流血为代价。机械纺织代替手工纺织就是一场工业革命。你所冲击的市场是千万户以此为生的当地纺织户,是当地以此牟利的乡绅、豪族。是要打掉他们的饭碗,断了他们的财路。俗话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大哥你说严不严重?”

    “三弟,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为了挣点钱就闹出人命吧?”范毓馨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大哥,不必过分担心,我们只不过是对未来的困难做好充分准备罢了。反过来,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对未尝不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范毓宾微笑着说,神情轻松。

    “三弟,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计划就说吧。”范毓馨看范毓宾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没好气地说。

    “我是有一个计划。我们不妨将整个事情的发展预演一遍,这样我们会看的更远更清楚。”范毓宾哈哈一笑,继续说道:“在苏州和松江选择合作伙伴,我们不妨欲擒故纵。最后我们的底牌却是很小:投入极少资金或者是不投入资金,仅以技术或者水力纺织机入股,但绝不控股、也不参与任何的经营和管理、只参与分红,分红也可以用棉纱或者棉布折现。但是我们也不承担损失,这一点很关键。”

    “那不是给他人做嫁衣吗?如果这样现在就有一打把的人可以签合同。”范毓馨疑惑不解。商人 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在范毓馨要南下寻找合作伙伴用一种全新的水力纺织机共同开作坊的时候,就有很多江浙的富商找上门来表达合作的愿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