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骆驼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头皮计(七) 乾坤大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杀破天趴在地上,一路蛇行鼠突,不仅躲过了密如飞蝗的子弹,竟然还给他连滚带爬地突出了包围圈,无声无息地摸到了青龙峡口左面的山坡前。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趁乱抢一匹马。而这边的山坡上,就栓着不少骏马。

    杀破天知道,在这茫茫大草原上,没有马匹代步,那不是被俄死,就是成为草原狼的腹中之食,无疑都是死路一条。他小心翼翼地像蛇一样慢慢向前滑去,慢慢靠近了山坡。

    杀破天滑过一个土丘,赫然发现一个风度翩翩、卓尔不群年轻的公子站在山丘之上。只见这位公子,手中握着一支火铳,正在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下凡的战场。而他的身边,围着有十几个亲卫在警惕地戒备着,显然这是个重要人物。

    杀破天目测了一下,那位年轻公子离他也就六七十米远,正在自己的强弓有效射程之内。杀破天对自己的箭术极有信心,他相信,在这个距离,没有几人能逃得过他的利箭,何况他现在还是偷袭。

    “拼不拼?”杀破天心中迅速地权衡着。随即他的脸上闪过一抹戾色:拼了!既能报今天晚上朝袭的血海深仇,又能引起混乱,自己也好趁机抢马。杀破天相信,只要有一马在手,凭着他对草原的熟悉,逃之夭夭是绰绰有余。

    杀破天不再犹豫,他迅速张弓搭箭,一箭射出。真是弓开如满月,箭出似流星。随着弓铉的急响,一支黑色的长箭犹如黑色的闪电迅捷无比地向着范毓宾劈去。

    杀破天脸上露出狰狞、残忍的笑容,他仿佛看见了范毓宾中箭倒下的场景。同时他也做好了趁乱抢马的准备。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杀破天的长箭离开弓铉的那一刹那,那个年轻的公子,身体竟然神奇地一扭,就不见了踪影。

    对方居然闪开了,这一箭只是射伤了他的一名护卫。杀破天微微一愣,脸上的狞笑也凝固了。他又迅速拉开弓,准备再补射一箭,就扑上去夺马。

    杀破天对自己的一身武艺,极有信心。即使对方有十几个人,他也丝毫不惧。要想阻止自己夺马,恐怕还要填上十几条性命。杀破天心里恶狠狠地想道。

    突然,只听“砰”一声枪响,杀破天的肚子忽地炸开一个血洞。他惊恐万分地看见,自己的肠子流了一地,鲜血还在汩汩而出。杀破天两腿一软,仰面倒在地上,两眼满是疑惑和不甘:想他杀破天,纵横江湖、跃马草原,所向无敌,今天竟然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然后脖子一歪,气绝身亡。

    十几个亲兵这是也早已反应过来,他们迅速散入草丛,来回地毯式地搜索残匪。张龙也早有士兵扶起,随军医士赶紧上前,为他疗伤上药,还好,箭上并没有毒,伤的也不是要害。

    范毓宾望着手中仍然冒着黄色烟雾的枪口,不由得苦笑摇头:前身今世,杀破天是他杀的第一个人,他的手上到底还是粘上了血腥。

    范毓宾回到原地,远远地看向战场。他身边的守卫这时已经增加到三十多人。有杀破天顺利潜到附近、范毓宾遇险、范龙受伤的前车之鉴,现在的守卫哪里有丝毫大意,他们的警卫线散的很开,有远有近,错落有致可以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十分森严。还有几个拿着大盾的士兵将范毓宾团团围住。

    范虎站在范毓宾的身边,正在低声汇报战况,只听他兴奋地说:“先生。范贵和张凯带领二百名步卒已经突入青龙峡峡谷,进展顺利。燕无双带一百多骑兵正在方圆五里内搜索残匪。欧阳雄也正在带人清理战场,目前已经抓获了八十多名马匪俘虏。”

    半个时辰之后,范毓宾所率领的所有的士兵再一次集中在青龙峡口。范毓宾仍旧站在山坡上,听范虎有一次汇报军情。范虎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他欣喜地说:“先生。峡谷内发现大批财货,初步估计价值至少三十多万两白银。另外还有大量粮食、兵器、装备等。光上好的马匹就有六百多匹。不过。。。”他犹豫了一下,情绪低沉了下来,有些哀伤地说:“峡谷内还发现一百多具衣衫不整的女尸,她们都是这些马匪离开峡谷前被他们杀死的。”

    范毓宾闻言,如雷轰顶,目眦欲裂。这些马匪杀人越货、淫-人妻女,视生命为无物,视同类为草芥。他们已不是人,禽兽不如,已经变成了恶魔。既然是恶魔,他们就必须得到最残酷的惩罚。血债必须用血来偿!

    范毓宾命令所有士兵,整理好这些女子的遗容,并将她们就地安葬。当所有士兵看到这些衣衫不整、血肉模糊的女尸时,都是牙关紧咬,泪流满面,他们默默地脱去自己的衣衫,该在这些近乎赤裸的的女尸身上,心中充满着刻骨的仇恨。

    而那些被俘的马匪,见到此景,无不脸色煞白,体若筛糠。他们已经明白他们的下场将会是什么。

    范毓宾接着命令,所有的新兵以队为单位,对躺在地上的马匪无论死活轮流补刀,对所有的俘虏轮流执行枪决,必须人人见血。

    恶有恶报,也是作孽太多,这些马匪包括杀破天在内,遭到了最残酷的报应。他们不是被砍了几十刀,被多剁成了肉泥。就是挨了几十枪,被打成了筛子。现场血肉横飞,血流成河。所有的新兵都是哇哇大吐,旁边的老兵也是脸色发白,嘴唇微颤。

    范毓宾站在山坡之上,目光冷峻。刚才那场战斗,虽然很激烈,但许多士兵只是远距离射击,并没有真正见血。作为一名战士,没有真正见血,心里那道最难的关口就无法越过,就永远也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成长是需要代价的,呕吐只不过是最轻微的代价,至于沉重的代价,比如流血、死亡,还是让敌人去承担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