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骆驼 - 正文 第六章 穿越(二) 乾坤大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在范三拔的带领下,众人先给范三斗跪下,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齐声高贺:“恭祝父亲(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范永斗也是满脸喜色,连连点头。

    范三拔站起身来,从香案上拿起三柱香点燃后恭敬插入香案上一个古色古香的香炉里,然后重新恭恭敬敬地跪下,带领众人默默地在祖宗排位前祷告。

    忽然,香炉里中间的那支香毫无征兆地齐根而断,断香的上半截斜斜地落在香案上,发出一声轻响。范永斗心里一咯噔,感觉有点不妙。

    就在这时,刹那之间,忽然狂风大作,地动山摇。原本阳光灿烂、绚丽明亮的天空阴云密布、黑云压顶,宛如黑夜。漆黑一团的天地间,电闪雷鸣,仿佛天崩地裂。

    范府大院里,所有的家丁、伙计、妇孺都吓得体若筛糠、魂飞魄散。他们纷纷跪下,伏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范氏祠堂里,范三拔、范四喜等一干人也是胆战心惊,他们都低着头,匍匐在地,动也不敢动一下。范永斗也吓得魂不附体,他想跪地磕头,无奈身子发软,腿上无力,只能瘫坐在软椅上。

    一道耀眼夺目的闪电直直地劈向范府大院,闪电中一团白光箭一般地飞入范家祠堂,白光在空中迅速盘旋着,随著“轰隆”的一声雷响,倏然没入范毓宾的脑袋。

    范永斗看得目瞪口呆,就在白色的光团消逝前的一霎那,白色的光团中仿佛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看了他一眼。范永斗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就在范永斗哆哆嗦嗦中,一丝淡淡的白光也迅速没入他的眼睛。范永斗只觉得脑袋一炸,头脑居然响起一个奇怪的声音:“ka!,这难道就是我的老祖宗?!”

    电闪雷鸣来得快,去的也疾。转眼间,天空就风收云散,晴朗如初。如果不是满地的残枝败叶,大家都认为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一阵慌乱的呼叫将呆呆的范永斗唤醒,范永斗定睛一看,祠堂里乱作一团,范毓宾晕倒在地上,身子不停地抽搐。

    整个下午,范府大院鸡飞狗跳。范毓宾早已被抬进了他的房间,房里房外、院里院外挤満了人。范三拔和范四喜弟兄俩急的直搓手。范家老奶奶张氏和毓宾的母亲王氏等一大帮丫鬟仆妇急得直抹眼泪。小丫头青莲干脆裂开小口,嘤嘤直哭。范毓馨、范毓馥、范毓覃、范毓奇和范毓喜几兄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直转。和毓宾一起长大的贴身家仆范富、范贵更是急得六神无主、惶惶不已。奇怪的是范家的家主范永斗自从祠堂出来后直接就把自己关进书房,不见任何人。

    几个满头大汗的郎中慌里慌张地赶了过来,望闻问切了好一会,也没查出什么,互相嘀咕了好一阵,得出了惊吓所致的结论,开了几副宁神的方子后一边拱手告辞,一边从管家手里接过不菲的谢仪,喜滋滋地走了。

    范伟昏昏沉沉之中,感觉有两种气流在大脑中横冲直撞、激烈碰撞,让他头痛欲裂。范伟此刻忽然明白了,范东方为什么找到他,让他穿越到范家,原来穿越也有排异反应哪!

    直到接近子时,范伟才清醒了过来。他眼睛一扫,面前几个人的信息就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那个满脸慈祥的老妇人是,嗯,现在就是自己的奶奶张氏。旁边那个雍容华贵、风韵犹存中年妇人是自己的母亲王氏,大同王家的嫡女;那个脸有病容的中年人应该是自己的父亲范三拔;旁边温文尔雅的中年人应该是自己的二叔范四喜。。。望着满屋子关切的目光,前世是孤儿的范伟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温馨。

    虽然范伟的心里很温暖,但他还是不太习惯,只得假装还没有完全清醒,昏昏欲睡。好在夜已深了,众人看见范毓宾已经醒来,放下心来,细细地嘱咐了范富和范贵好好照顾少爷,就纷纷打着哈欠散了。

    众人离去后,范伟坐了起来,斜靠在床上。他接过范富递过来的一碗参茶,慢慢地喝着。看着脸色憔倅、目光焦灼的范富和范贵,范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递回空碗时轻轻地拍了拍范富的手,点了点头。范富和范贵眼含热泪,弓着身,接过碗,慢慢地退了出去,并轻轻地掩上卧室的门。

    范伟靠在床上,轻轻地闭上眼睛 ,脑子却像风车一样转个不停。他深深地吸口气,摇了摇头,确信自己的意识已经和范毓宾的意识完全融合在一起,而且也已经完全主导了范毓宾的身体。他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从今天起,范伟就不存在了,而自己,将变成明朝末年的范毓宾。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入范家大院,露水如珠,静静地卧在碧绿的树叶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绚烂的光芒。

    范毓宾薄绸青衫,静静站在花园里,背手而立。范富、范贵在院里院外轻手轻脚地收拾着,动作轻灵,有条不紊。

    范富范贵是一对双胞胎,今年才二十岁。他们幼年时父母、亲人都死于战乱,被范府收入府中,陪伴着范毓宾一起长大。十数年来,他们对范家早已是死心踏地,对范毓宾这位少主更是忠心耿耿。

    他们感觉今天的少爷似乎跟以前有些不同。那微笑,让人不自主的感到亲切。那话语,让人不自觉地感到温暖。弟兄两心意相通,不时偷偷瞄一眼少爷,只见院中那背影渊停岳峙,气势逼人,令人敬畏。

    小院中微风拂煦,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几丝不知名的甜香。范毓宾情不自禁地作了一个深呼吸,心中不免感慨:这空气,这天空,比起后世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呐!对于穿越后新的身份,范伟也是相当的满意,甚至还有一些小得意,开玩笑,比起前世屌丝的身份,现在简直就是乌鸦变凤凰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